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第二百七十九章:娇羞的秦钊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【完本神站】提醒书友谨记:本站网址: www.wanbentxt.com 一秒记住、永不丢失!

    纵然生得一张嘴,此时秦钊也解释不清了,而且他也不确定云升对阮三小姐是否是男女之情,不好把事情说给闵姨娘听。

    “姨娘,长幼有序,七哥都还未成家,怎能轮的上我呢?儿子还想再侍奉您几年,不急着成家的。”

    闵姨娘早已习惯了秦钊撒娇,并不领会,甚至装出威严的样子来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,你不用担心老爷那边,姨娘既然从老爷那儿回来,没有他的准许,姨娘岂会在你跟前说这些?”闵姨娘将秦钊从座上拖出来,对着脑袋和脚底比划一阵儿,十分欣慰,“老爷和夫人的意思很简单,一来身为人臣,能得隆恩,那是祖上百年修来的福分,咱们不能不受。”

    秦钊知这些不过套话而已,皱着和闵姨娘一模一样的俊眉问道“父亲和母亲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闵姨娘道“二则宝贞公主出阁前与咱家交好,彼此又知根知底,上回宝贞公主来家里做客,夫人不经意说不如将三小姐嫁到秦家来,宝贞公主并未反对,可见也是有这个想法的。”

    秦钊为难的喃喃“就算有想法,宝贞公主相中的未必是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这绣花脑子!”闵姨娘既爱又恨的拍了下秦钊脑门,谆谆道“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,宝贞公主娇宠三小姐的事情莫非你不知晓?虽说要让宝贞公主瞧着满意,可最关键的还是三小姐不是。”

    闵姨娘真真是为了小儿子操碎了心,往年长子秦钰议亲时,她都没这般焦灼。

    “姨娘,疼!”

    秦钊吃痛撒娇,闵姨娘一个弱女子能有多大气力,他装疼无非是想躲过一劫,再寻机会找十弟云升问清楚。

    若十弟对阮三小姐无意,他再做打算也不迟。

    可惜闵姨娘和秦海并未给他机会,闵姨娘从荷包里抽出一张对折的字条,“这是老爷嘱咐我交与你的,临走的时候,云升特意叮嘱不要弄丢了呢,你瞧瞧,一家人都在为你操心……”

    秦钊呆呆接过,不急着去看上面的内容,诧异问道“父亲和姨娘说话,云升也在?”

    “在啊,这有什么奇怪的,老爷一向喜欢和你十弟谈论军务。”

    其实闵姨娘是在书房外撞见秦阶的,不过叮嘱她莫丢了字条却是真事,些许小事,没必要件件都条陈出来。

    秦钊信了,垂头看字条,惊道“明日就见面,会否太急了些!”

    “姨娘还嫌迟了呢,这种事宜早不宜迟,晚了,面前的菜碟就转到别人跟前儿去了。”

    闵姨娘高兴,走到门边喊两个丫鬟过来,一个管衣裳,一个管首饰,眉开眼笑吩咐道“一会儿你去公子房里挑件簇新得体的衣裳备着,明儿是公子的好日子,不可怠慢。两月前,我使了块掌心大的璞玉到帽儿胡同的碾玉作坊,想来也做好了,你速速取来!”

    秦钊听了非但没有喜悦之感,反而惴惴不安,手心发了许多汗。

    闵姨娘折回来,看秦钊病恹恹的模样很不顺眼,心下长叹几声,但愿此番和阮三小姐见面,能治好了那莫须有的毛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府闹成一团,已成家的六位公子闻讯纷纷前来给秦钊道喜,并以过来人的身份,将秦钊拉到如意馆,传授各种讨女孩子喜欢的法子。

    听得秦钊面红耳赤,接连吃了好几杯酒才掩饰过去,浑浑噩噩的也不知听进去多少。

    反倒是六位哥哥兴尽而归,前来接他们的仆从皆怨声载道,兴许回去以后,少不得被少夫人们指责一通。

    秦钊心脑乱成一团,回府绕了远路,等醒过神来,一看下出一身冷汗,他竟走到了宝贞公主府门前!

    在府门对面的街上站了一阵,秦钊便若有所思头也不回走了。

    兔月得了阮妙菱允许,出门打探金亭哥哥的下落,回来时见一个人站在街对面傻呆呆的盯着府门看了半晌,回了院子便将这事当笑话说给阮妙菱听。

    “也不晓得是哪个呆头鹅,一会子呵呵傻笑,一会子皱着一张脸好似倭瓜。”

    阮妙菱和问儿盘腿坐在炕上,商议明日穿哪件衣裳去见秦钊较为妥帖,皇上圣旨未下,便不算尘埃落定,她们干着急也罢,找宝贞公主央求也罢,都是吃力不讨好,倒不如以不变应万变。

    问儿伸长脖子,见兔月俊脸春风,笑问“你金亭哥哥的下落可打听清楚了,可有见上一面?”

    兔月捧上新茶掀珠帘进来,“徐二公子使他到云南做生意去了,一时半会儿见不到。”

    阮妙菱听兔月说得磊落,可也听出了点不易察觉的落寞。

    “可惜小姐我在云南没有什么产业,不然也使你去那里当个都管。”阮妙菱歪头对上问儿的目光,悄然一笑,继续说道“你若真想见金亭,便去求一求徐二公子,在云南给你安排一份差事,我不拦你。”

    兔月认真思考一会儿,摇头道“奴婢回京才几天呀,小姐就……好啊,小姐竟和问儿姐姐联合打趣奴婢!”

    问儿牵着阮妙菱的衣袖,将她护在臂膀下,任凭兔月在自己身上拍打。阮妙菱在问儿身后咯咯直笑,笑到肚子发酸了才忍住,兔月和问儿闹作一团,打乱了头上的发髻簪钗,互相指着对方如鸡窝一般的头发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寒十四碎步慢吞吞迈过院门,初五翘着脖子张望,见他来了,脚不沾地闪身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等得几乎上火了,你又想挨板子了?”

    “凭啥好差事都落到五哥你头上,我回回都捡这种惹人烦的事情,我不依,下回咱们换一换!”寒十四瑟瑟望了眼毫无动静的屋子,低声问“大人脸色如何?”

    初五叉开两指摁在嘴角,往下一拉,“大人问,你就往轻了说。”

    “三小姐都笑了,你让我怎么往轻了说!”

    寒十四拼命压低声音,这‘梁上君子’他真的不想再做下去了,轻则名节不保,重则性命堪忧啊!

    “要不咱们劝大人辞了兼管锦衣卫的差事如何?五哥,我宁愿多杀两个鞑子,也不想过担惊受怕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支持:完本神站,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