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第二百八十四章:朔夜漠漠 下(1/2)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【完本神站】提醒书友谨记:本站网址: www.wanbentxt.com 一秒记住、永不丢失!

    但凡一想到“沈”字,这团火便会越烧越旺,等阮妙菱深入去想促使郁火经久不熄的缘由时,却总找不到关键,憋在胸口不上不下的极为难受。

    “我在公堂上见到了陈伯,才明白你那晚所说的人证就是他。”徐元顿了下,发觉阮妙菱面有郁色,想她应该不爱听这些,便不细说。

    他今日告假从翰林院出来,在公堂见到陈良玉之后,学进赶过来说阮妙菱和秦钊一起逛街,他当时便没了继续听下去的想法,留下学进,自己退出公堂往街上去。

    提到了陈伯,阮妙菱还是压下胸口的闷气,问道“有陈伯出面,沈清秋的案子可还遇到别的阻碍?”

    徐元摇头说道“我留了学进在公堂外留心着,只知道陈伯出现了,旁的要回去听了学进禀报才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既不在公堂,那你今日做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对上阮妙菱水润的眼睛,徐元呼吸一滞,险些把“我去看你了”的话脱口而出,愣了片刻,才道“我逛街去了。”

    阮妙菱嘴角弯弯,斜眼问道“是不是还去茶楼喝茶,顺便坑了个闹事的茶客,正巧那个茶客还是崔贵妃的远亲?”

    徐元正要问“你怎知道”,听见兔月在逗果子玩耍的声音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他当时还奇怪阮妙菱怎么放心把兔月一个人搁在茶楼外,不管不顾,原来是把她当眼睛耳朵使。

    恐怕兔月不仅把他怎么坑蒙茶客的事给阮妙菱讲了,就连他这一路跟在她身后的举动,也一字不落全都和盘托出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次来——”

    徐元掐着掌心,那里早已被红缨枪磨出厚厚的茧子,指甲嵌进去也不觉得疼,反而有些发痒,他的心也跟着痒痒的。

    “月亮出来了!”阮妙菱忽然指着西方天空,眼中惊喜。

    今日是朔日,夜里的月亮并非轮圆,弯弯的像女孩子的柳叶眉挂在天边。徐元记得她喜欢看月亮,尤其在夏天。

    每年夏天,他们的院子里总会搭上凉棚纳凉,一到望日这天晚上,阮妙菱总会比平时待得久一些,什么都不做,就仰头盯着圆圆的月亮出神。

    “是啊,难得一起欣赏月色!”徐元声音不觉柔了许多,忘记了方才要和阮妙菱说什么话。

    阮妙菱仰头看累了,扭头问徐元“你方才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徐元转头,阮妙菱头上圆圆的两团发髻轻轻扫过他的下巴,痒痒的,像被果子的爪子挠过一般,他顿时有些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清亮的月色即使只有望日的一半,撒下的清辉却是同样的,阮妙菱的脸笼罩在一片清辉中,她的肌肤本就白里透着些淡淡的红,此刻那点红却奇迹般消失不见了,小脸泛着白玉般的光泽。

    徐元看呆了,怔怔伸手在她的脸颊旁,没有触及她的皮肤,似是对着空气轻轻的由上至下刮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有光……”

    他回过神来,找不到别的说词,又觉得说词在此时看来都是借口,便从心说了句“有光”。

    阮妙菱伸手在徐元面前挥了挥,每一根纤细的手指也泛着光芒,徐元被这光束晃的眼花,听到她说“自然是有光的,不然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徐元只觉得今夜来的很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因为柔和的月色,使得他忘了自己的来意,更让他忘了之前拟好的腹稿,被阮妙菱莹白的脸和纤细的手指一晃,什么都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——”

    再逗留下去,他可能连自己姓什么也快忘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走了?”阮妙菱叫住他,“你突然来找我,却也不说为了何事,而且你不是要把果子带去管教几日麽,你忘了?”

    阮妙菱浅浅的皱着眉头,心下微微有些怅惘,觉得空空的,倒真希望徐元这次能说出点什么话来。

    可惜他只是胡乱的说什么“有光”,也不是为了告诉他沈家的案子进展如何,那他到底为了什么来?

    “果子,跟爹回家!”徐元对着果子招手。

    果子挣脱兔月的束缚,“扑通”落地,飞快奔进徐元两只手臂间,似乎再慢一步,它就会被阮妙菱捉回去,继续用绳索拴着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徐元摇摇果子的爪子,“跟你娘拜别。”

    果子呜呜几声,显然被阮妙菱方才的眼神吓着了,迟迟不肯动,这次连尾巴也不摇了。

    “没良心的,你若是去了不听话,我照样把你捉回来锁着。”阮妙菱握着拳头威胁。

    徐元呵呵笑了两声,与之前的比起来,这两声倒像是敷衍,或是在躲避什么,没有感情在里面。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