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第二百九十章:父子共谋事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【完本神站】提醒书友谨记:本站网址: www.wanbentxt.com 一秒记住、永不丢失!

    秦钊莞尔,小厮递来几帖配好的汤药,他顺势往兵马指挥手中推去。

    “都说五城兵马司不分白日黑夜都要往来于街巷间,即便是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了几年,这里是我府上妈妈配的汤药,治腿骨风湿,养精蓄锐,消暑解渴都分好了,些许敬意,当是替京城百姓犒劳诸位!”

    兵马指挥如奉珍宝,眼眶湿润。

    他自来就有风湿的毛病,可惜每月俸禄只能够养活家人,哪有余钱医治老寒腿。

    仔细瞧了一眼又一眼,每帖药的红纸上写明了熬煮火候、点服等语,简直无微不至,五城兵马司的兄弟们有福啊!

    “秦小大人体谅之心,下官感激不胜!”

    兵马指挥起身行大礼,秦钊忙把住他双臂,道“往后我七哥行事,就拜托诸位大人多多协助了。”

    秦将明看见秦钊背后的手在向自己招摇,忙上前对兵马指挥道“我初来乍到,有些事若吩咐不当,还请从旁提点。”

    虽然尚存几分高傲,已是秦将明能做到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离开五城兵马司,秦将明骑在马上把八弟的脸仔细端详了一次又一次,直到秦钊被他看得不自在了,才转移视线。

    “八弟与我都不是母亲所出,想法该是一样的,可当初父亲问咱们想在何处就职时,八弟为何不同我一起去锦衣卫?”

    秦钊牵马缰的手一滞,望着人头攒动的街道审视内心,沉默片刻才回答。

    “欣姨娘进秦府时是落难的官家小姐,诗词歌赋无一不精,而闵姨娘只是小门小户出身,眼界从来只停留在老爷、夫人和我之间,但这一点,我便不能和七哥一同去锦衣卫。”

    秦将明从未想过,原来同为姨娘所出,兄弟之间还是存在微妙的区别。

    比他年幼的八弟想过,他为何就没有半点意识,将自己和大哥秦臻、五哥秦琎以及十弟秦阶相比?

    “八弟,我第一次觉得,你比我更适合做哥哥!”秦将明顽皮一笑。

    秦钊摇头笃定道“上天安排你当我们的七哥,必是有缘由的。七哥生性洒脱,侠肝义胆路见不平,小时候家里的哥哥弟弟们受了委屈,都是七哥与人理论,为我们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因为七哥心善,所以当年欣姨娘屡屡陷闵姨娘于不义,他都饶恕不理,竭尽所能保护闵姨娘……为的,只是希望七哥开心。

    秦将明扬鞭打马,“接下来拜访巡城御史,就不劳八弟多费唇舌了,七哥总要独自面对风雨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麟在配殿生了一宿的气,眼见天色昏黑,父皇还不来宽慰自己,不由抄起大引枕在床上放肆挥舞发泄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小黄门正欲传报,被成康帝抬手止住。

    成康帝不急着进去,把小黄门唤道一旁询问昨日在承平王府发生的事,小黄门尚未说完,出宫给承平王诊治的太医来了。

    “承平王的病严重吗?”

    太医瞥见十三皇子拖着引枕从榻上跳到地下,又在冰凉的地上打滚,轻轻摇头,嘴上道“王爷原本只是小病,后来,后来血气上涌,带出了陈年没有发作的旧疾,王妃也忧思成疾,恐怕一月之内不能再操劳了。”

    弦外之音便是皇子们少拿课业去打扰病人,万一承平王嘎嘣没了,王妃病重,对王妃的娘家不好交代。

    成康帝似是没有明白太医的言外之意,抛去不谈,只关心承平王,“朕从未听说承平王有旧疾,你细细说!”

    “并非顽疾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在配殿内听见说话声的李麟整装一脸正色出门来,丝毫不见癫狂之态。

    “父皇——”尊敬与委屈并齐。

    成康帝应声,太医没有他的准许,对李麟行礼后仍垂首立在原地,成康帝道“明日正是替朕复诊之期,你和东方神医一道过来。”

    太医声喏退下,李麟上前抓起成康帝的手臂上下翻看,“疹子既已好全了,父皇还让神医进宫,莫不是还有其他地方不适?”

    所有皇子中,只有十三拥有普通人家儿子的孝举,敢这样做……成康帝欣悦,反拥着李麟走进配殿。

    “适才你发脾气,没一个人敢进来劝,谁给你气受了,还是你自己一门心思进了死胡同?”

    李麟搀成康帝坐下,小黄门捧茶进来,李麟亲自捧过吹了吹才递到成康帝手中。

    “儿臣的学业分明精进了,承平王看了竟打我板子,还骂我心思歹毒,把黎明百姓的性命作耍!”

    本来李麟的气已散了一半,此刻在亲爹面前道委屈,越说越憋屈。

    自小父皇就跟他说,为君,为臣,所站的立场不同,行事便有高瞻远瞩与小家子气之分,今日承平王说他的观点有错,并痛骂他一顿,焉能不气、不会嘴?

    成康帝把着李麟在身旁坐下,“朕先不问你作了什么样的文章,惹得承平王动怒,但有一事,你今日做错了,且是大错特错!”

    他言语冷静,和平日和颜悦色教导不同,李麟怔愣,疑惑谨慎问道“敢问父皇,儿臣错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你错在不该在承平王病中仍去求学,更不该和他斗嘴!”

    李麟争辩道“可儿臣只是想多……”

    成康帝颔首,他岂不知儿子在学业上精益求精,大有他当年的风范。

    “此事表面上看,你是好学心切,不得不打扰承平王。可你细细想一想,若是旁人会如何议论?轻则说你不懂事,重则骂你不尊师重道!”

    李麟别过头轻哼。

    不过一个闲臣罢了,父皇让他进宫给诸位皇子讲学,那是抬举他,仗势欺人就是不该。

    “十三啊,自古欺师灭祖的人,你见过有几个被后世粉饰太平?倘或籍籍无名,只是为师门中人所不耻,若是为天下人皆知的人,错了一星半点,揭竿而起的犹如过江之鲫……你并非垂髫小儿,应该明白朕的意思!”

    李麟满脑子都在想前朝无数“揭竿而起”的例子,他们起义,都是因为主上无能,父皇和他将这个,莫非已经有了立皇储的意思?

    他不敢有多余的神色,似懂非懂看着成康帝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支持:完本神站,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