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第二百九十五章:学当以致用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【完本神站】提醒书友谨记:本站网址: www.wanbentxt.com 一秒记住、永不丢失!

    前世阮妙菱迁到京城后,没少和李麟一家周旋,尤其与汉王妃过了不下百招。

    那时李麟已经封了“汉王”,颇得成康帝器重,加上到了年纪,就依祖制,从民间挑选良家女做了汉王妃,一时之间,朝堂上下吹满了皇上要立汉王为储君的风声。

    别看这位汉王妃出身不高,读书不多,却心细如发机灵巧慧,任何事只需指点一二,她就学得有模有样,令人咋舌。汉王府在她大刀阔斧的打理之下,小妾通房没有一个敢有反声,往来的夫人们没有一个不对她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眼下这位汉王妃仍在老家靠卖针线绣品维持家计,阮妙菱暂时还不用为这担心,便一心一意只说李麟的事。

    “李麟确实不蠢,但他胆子大,喜欢放手一搏,皇上既然允许他开府建制,说明有传位给他的意思。你从前在五军都督府,多少知道些宫门以内的事,崔贵妃并非只有李麟一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徐元知道阮妙菱指的是皇子中排行第五的“齐王”——李麒。

    “齐王贪吃成癖,每顿饭少于两个东坡肘子不吃,长得大腹便便,坊间还给他取了个绰号——油腻王爷。”

    就这一点,就已经失去了立皇储的资格。

    阮妙菱道“话虽这样说,但齐王仅仅是膘肥体壮,又不是被人在脸上划了两刀,或是缺胳膊少腿。齐王和汉王都继承了崔贵妃的美貌,只要齐王决心瘦下来,必然是翩翩男子,谁敢拿容貌说事?”

    胖容易,瘦下来难,齐王并没有超绝的毅力,恐怕很难对李麟构成威胁。

    徐元抱过扑上来的果子,压低声音道“当年齐王因为什么没的,你我都瞧见了,上辈子他既然和皇位无缘,你我再怎么撺掇,也无济于事。”

    阮妙菱哪会忘记,齐王在他儿子的满月宴上红光满面,吃了一圈酒下来,捧起东坡肘子没吃两口,“咣”倒地抽搐,不一会就心梗死了。

    “齐王这些年招揽不少门客,实力高汉王一筹,而汉王除了被皇上多宠爱几分,当真没有实力和齐王硬碰硬。”

    徐元失笑,“齐王有这份运,却没有那个命。”

    是,阮妙菱不否认齐王李麒确实没有坐江山的命,可眼前摆着一份独一无二的运,她不加以利用,等于将它拱手送人。

    她办不到!

    她对任何人都能留有最后一丝善意,唯独对成康帝,对和成康帝相关的人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想好了,有用得着我的地方,尽管开口。”徐元把果子的脑袋摁在怀中,不让它去看阮妙菱因愤怒不平而阴沉的面容。

    阮妙菱从炕头的小匣子里取出花名册,将卷曲厉害的边角几度抚平,递给徐元。

    “云南矿山眼下可是烫手山芋,虽说最后结果都是汉王获利,但处理是否得当的区别在于,你要既不留把柄的把矿山送到李麟手里,还要让他千恩万谢。齐王有我应对,你专心应付汉王和你三婶顾氏。”

    徐元扫了眼花名册上用朱砂圈出来的徐冉、徐姝的名字,颔首,果子攀上去舔了下他的下巴。“我知道怎么做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阮妙菱盯着果子粉红的舌尖,见它在徐元轮廓分明的下颌留下一串水渍,喉咙悄悄咽了一下,支起身,拿起炕几上的手帕替他擦干净。

    末了,沉着脸用帕子扫果子的黑脸,“到一边去玩!”

    徐元将果子放到地下,“你不是想找小丸子玩耍麽,快去。”果子一溜烟飞奔而出。

    扫了一圈阮妙菱的闺房,徐元指着炕上的引枕问道“我有些害困,眯一会儿可否?”

    阮妙菱轻轻“嗯”了声,同时将薄被推到他身边,“你闭着眼听我说,可千万别在这里睡着了,万一娘或者舅母突然过来,得费一番口舌才说得清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,我听着。”徐元阖上眼,鼻音浓浓,叫人听着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他是有几日没睡好了?阮妙菱一手撑在炕几上,一手拿起团扇一下一下的扇动。“这次徐姝来参加卿平表哥的选妃宴,徐亨负责护送,不管他是真护送,还是打着幌子来找你麻烦,你千万防备着。”

    徐元启唇慵懒道“娘已经来信知会过了,和你一样担心……我如今武功不弱,自保绰绰有余,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忽然,他睁开眼,撑着脑袋看着阮妙菱,含笑问道“你很着急把我身边的一切隐患都肃清?”

    “你几时看见我急了?”阮妙菱被冤枉了,胸口起起伏伏,前面金锁上的铃铛叮叮当晃动,“早晚都要清理,有些事你不便动手,我代劳你还不领情!”

    徐元脸上绽开笑意。

    趁阮妙菱说话的空隙,一下子将一只镶嵌绿松石的金手镯套在她雪白的腕上。

    “作为替我清理隐患的报答!”

    阮妙菱盯着颗颗天蓝的绿松石发怔,余光把徐元的手指仔细的打量了个遍,他今天应该用过笔墨,右手指间有几个小小墨点没有洗去,藏在指缝间,宛如一颗天然可爱的痣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丸子——”

    阮妙菱飞速把手腕从徐元宽厚的手中抽出来,问儿抱着果子进来,皱眉告状“果子一去园子,就把小丸子追的四处跑,方才掉进池子里了!”

    兔月随后抱着浑身湿漉漉,猫眼里冒着熊熊怒火的小丸子进来。

    从丢在炕上的镜子中瞥见自己的两颊似抹了海棠红胭脂,阮妙菱伸手抓起茶盏灌了几口凉茶,被徐元抓过的地方似放在火上烤过一般。

    徐元抱过果子,当着两个丫鬟和小丸子的面,训斥果子的不是,然后对着果子屁股一拍,“还不去认错!”

    果子胆战心惊的挪到阮妙菱身边,小丸子挣脱兔月的束缚,张牙舞爪似是要撕了果子那条面善心阴险的黑狗。

    “喵唔喵唔!”

    果子垂头丧气不理睬小丸子,阮妙菱看他偃旗息鼓,且徐元又教训过它了,也不再追究。

    “给小丸子把水擦干,再抱到院子里晒一晒,如果它和果子当真不能和解,只能送回秦家。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支持:完本神站,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