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第二百九十六章:主各自内外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【完本神站】提醒书友谨记:本站网址: www.wanbentxt.com 一秒记住、永不丢失!

    小丸子站在地上,听到要将它送回去,突然惊叫一声,地下积了一滩水渍,顿时偃旗息鼓不再瞪果子。

    屋里一下多了人和宠物,徐元坐了一阵起身告辞,走至问儿身边忽然止步道“你家小姐正要让你去打听齐王妃最近可还在四处寻医问药。”

    被徐元没头没脑的吩咐了一句,问儿看向阮妙菱,见她垂头握着手腕不知在想什么,收回目光时,徐元已经离去了。

    晚饭的时候,阮妙菱还是没有看到宝贞公主,就连黄霸和仇大千也少见的不在王府。

    承平王妃吃完便急匆匆拉着承平王回房商议选妃宴的一应事宜,李卿平今日又在外头吃,偌大一张饭桌,只剩阮妙菱和李卿池各怀心事的吃着碗里的白米饭。

    阮妙菱始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徐元送的镯子,为了尽快弄清楚,睡觉了也没有摘下来。

    “果子!”阮妙菱忽然对着外间喊道。

    不多时,果子摇着尾巴蹦跶进来。

    阮妙菱秀长的黑发垂到了脚凳上,她伸手摸着果子的下巴,喃喃“白天瞧你爹的神采,哪有半点为矿山着急的样子,倒像专门过来送镯子的。”

    果子听不懂,只“呜呜”叫了两声,阮妙菱自己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四日,吉日良辰,风平气爽,承平王府第一回选妃宴徐徐拉开帷幕,园子里穿花蛱蝶的尽是闺阁女子,色彩鲜亮的衣裳,香气扑鼻的气味将满园的花比得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李卿平装扮平平,一把大折扇遮挡住脸面匆匆从人群中穿过,眼看着要出了园子,面前陡然闯出一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表妹!”李卿平吓出了一头的汗。

    阮妙菱看了眼穿行在园子里寻李卿平的丫鬟,将李卿平推到门后,笑问“卿平表哥要往哪里去?”

    李卿平一出了园子,僵硬的身子都松软了,靠在墙上大口喘气,若是被丫鬟们缠着回去,看大家闺秀们你争我秀,不如拿到架在他脖子上来得痛快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出门避一避,喏,和秦璨一起。”

    阮妙菱回头,只见秦璨今日穿的也是平常,和往日穿的衣裳比起来,他身上的这件看着就像是从仆从身上扒下来的。

    见救星到,李卿平疯狂的向秦璨使眼色,秦璨闻声知雅意,笑着上前和阮妙菱问好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打算带卿平表哥到哪里避一避?不如将去处告诉我,下回遇上烦心事了,我也去避避。”

    李卿平笑道“表妹天真开朗,怎会有烦心事,其实今天我和秦璨答应了姨母,一起去城外的山里打猎。”推了推秦璨,“你说句话呗!”

    “然也然也!”秦璨莞尔。

    阮妙菱如果真被他们糊弄了,也就枉费了多活的七年,“今天是表哥的好日子,娘怎会挑在今天邀你们去打猎?再者,打猎也不用穿得这样寒酸,你们明显有事瞒着我。”

    李卿平张口欲言,被秦璨止住。

    “不瞒三小姐,我和李兄这次出门的确不是为了打猎……上次狩猎,宝贞公主在城外发现了神机营秘密造大炮、炮弹的洞穴,这次去是打算一锅端了它!”

    没等阮妙菱发问,李卿平道“放火烧公主府的不止一路人,是戾蜮坊和神机营联手,否则两个院子不会烧得那么彻底。姨母查到是他们,所以才要去搅了这个私设的造火炮的洞穴。”

    “表哥,九哥哥,我只问你们一句,我娘这么做的原因,你们都清楚吗?”

    她不希望他们糊里糊涂的参与到本该没有他们的计划中来。

    舅舅只有卿平表哥一个儿子,秦家虽然有十个儿子,但秦璨也是欣姨娘十月怀胎生养长大的,如果没了,她和娘用什么赔给人家?

    秦璨自小钦佩宝贞公主神武,只要她一句话,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,点头道“我知道啊,惩恶扬善可是我的看家本事!”

    李卿平没有多言,神情极为沉重,甚至看阮妙菱的目光带着浓浓的怜意。

    “表妹你放心,无论如何我都会护姨母周全,不让你伶仃无依无靠!”

    阮妙菱有再多的话,此时也说不出来,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送走秦璨和李卿平,阮妙菱在回去的小径上撞上了风光无限的李麟。

    自从东方亮去齐王府给齐王开了副方子,齐王妃便发起狠来,每日督促齐王少吃多动,齐王若有半句不依,齐王妃就搬出阮妙菱对她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十三弟最近越发得宠,父皇允了他开府建制是什么意思,你别跟我说不知道!你看看你这肥得像猪的样子,每次父皇只要看你的腰多了几层肉,就知道你过得多舒坦,嘴上没说,心里不知有多厌恶……”

    齐王不仅体胖,还心宽,翻个身舒舒服服享受阳光的照拂。

    “只要母妃一直得宠,将来这皇位还不是本王的。”

    齐王妃恨铁不成钢,只得下一剂猛药,拧着齐王耳朵道“亏得你和十三从一个娘胎里出来,怎么不懂就算是亲生的,日久不去跟前孝敬,再浓于水的亲情也有消磨殆尽的一日!”

    齐王这才慌了,艰难的撑起肥胖的身子,“王妃的意思是十三要和我抢?”

    “都封王了!”齐王妃指着齐王不争气的脑子,“而且十三最近和翰林院的修撰走得很近,父皇明明知道,却一声不吭,你动动脑子好生想想!”

    于是乎,齐王意识到自己卧榻之侧伏着许多豺狼虎豹,再不用齐王妃督促,裤腰带一勒,每日粗茶淡饭,美名一下子传到了皇宫。

    李麟正发愁矿山的事,闻言迅速派亲信前往云南,给矿山安了名分,顺理成章成了他名下的产业。

    秦阶的折子还未送到成康帝面前,不幸就在李麟手里夭折了。

    “外甥女多日不见,越发标致了,怎么不见宝贞姐姐?”李麟大摇大摆走过来,身后跟着几个随从,还有一个佝偻老者。

    阮妙菱上前行礼,“表舅舅也知道我娘在家里坐不住的,对了,还没给表舅舅道喜,表舅舅如今封了汉王,好比扶摇直上的鲲鹏,令人不禁仰头观瞻!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支持:完本神站,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