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第三百章:神通意自来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【完本神站】提醒书友谨记:本站网址: www.wanbentxt.com 一秒记住、永不丢失!

    城外接连十二声巨响惊飞了整片山头的鸟雀,同时也打破了承平王府内的悠扬琴声,徐冉颇为尴尬的埋头盯着锃光发亮的琴弦,十指将膝上的衣裙抓的皱巴巴。

    她现在后悔不已,自己为何要使伎俩与徐姝调换表演的次序?如果此时坐在这里的是徐姝,难堪的就不是她。

    而且等这一阵喧闹过后,承平王和王妃以及宾客多少恢复了精神,她虽然抽的中间次序的签子,善加利用,效果绝对不比抽中第一签的差!可惜,眼下说什么都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然而当她发现众人都在议论巨响,只有坐在薄纱帘后的承平王府小姐李卿池指着她,掩嘴咯咯笑,歪头和阮妙菱咬耳朵,胸中怒海汹涌,目色阴鸷。

    “表姐你看那只鸭子好生肥美,等宴席散了,让小厮捉了送去厨房,咱们今晚吃片鸭!”

    李卿池在纱帘上描绘池中肥鸭子的美妙轮廓,口齿生津,味蕾已经提前感受到了鸭肉入口的酥香妙味。

    “吃半只,另一半熬鸭汤。”

    阮妙菱从两片纱帘缝隙中瞧见徐冉目露凶光,正要收回目光,一个疾步狂行的身影挤进了齐王和汉王所在的亭子,她忙上前摁住扭来扭去的李卿池,眯眼看得极为认真。

    李卿池是小孩子的口味,只喜欢吃味道浓重的烤鸭,听到只能吃到一半,打算痴缠阮妙菱,不料阮妙菱突然扑上来,她吓得双肩耸起。

    “好嘛好嘛,只吃半只……”她嘀咕一阵,抬头发现阮妙菱根本没将她的话听进去,反倒对对面的动静极为好奇,忙招丫鬟过来吩咐几句,欢欢喜喜继续描戏水的肥鸭子。

    慌张赶来的那人俯身在齐王身边耳语,阮妙菱站得远,看不清齐王此时的神色。联想到方才的轰然巨响,声音闷闷的不真切,应该是从城外传来的,她心头顿时涌起不安,五指成拳紧紧抵在栏杆上。

    齐王似乎在和汉王斗嘴,汉王扇着扇,举止从容不迫,没过几招齐王就带着自己的人先走了,汉王连喝了三杯酒。

    真的出事了!阮妙菱此刻只有这一个念头,再没心思去欣赏徐冉难堪的神情,但她眼下不能走。

    她在观察齐王和汉王的同时,汉王李麟也在不动声色地把这边的一举一动收在眼底,此时她若走出园子,汉王必定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虽然如坐针毡,她也得彻头彻尾的坐到最后。

    就在阮妙菱心神不定时,从对面亭下射来一道极为强烈的视线。风吹动纱帘,李卿池扣在袖里的手帕从栏杆上掉了下去,她下意识伸手去捞,小小的身子挤开了纱帘,阮妙菱看见了这道视线的主人。

    汉王李麟身边的老仆!

    “卿池回来!”阮妙菱急喝,轻移莲步滑向前,一把抓住李卿池腰带,猛然将她往回拉。

    心在剧烈的跳动,阮妙菱扼住李卿池的一只手使出了十分的力气,有生以来第一次大动肝火。“万一掉下去被鸭子吃了,你难道要舅舅舅母哭死吗?!”

    李卿池被突如其来的怒喝吓得不敢说话,怔怔地盯着阮妙菱紧蹙的眉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——表姐原来是会生气的!

    看到李卿池眼里水汪汪的泪水,阮妙菱心头一软,声音和软下来道“表姐太担心你了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表姐别哭,卿池知道错了,卿池下次不敢啦,表姐不要哭,呜呜呜……娘,我要娘……”

    李卿池哭得毫无章法,好在她尚存一丝理智,知道今天是哥哥的选妃宴,只压着嗓子呜呜哭,嘴忽大忽瘪,眼泪纵横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胡乱的替阮妙菱抹泪,自个儿的眼泪也是稀里哗啦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她哭的有声响,哭完了心里的气就散了,但表姐哭的一声不响,两只亮晶晶的眼睛好似没了神采。她养的那只画眉离开她的时候,眼神也是这样空洞。

    李卿池第一次知道,表姐哭起来是这样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承平王妃闻讯赶来,看女儿和外甥女哭成了两个泪人,尚不清楚发生了何事,但瞧着心里就闷得难受,一把揽过两个宝贝轻声安抚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都别哭了,娘带你们回去,啊?”

    出了园子,阮妙菱突然停步,呆呆地观察自己站在何地,开口时嗓子眼似乎积压了一口痰,她别开脸咳了两下,抹干泪痕,目光已经有了生机。

    “舅母,我打算出城!”

    李卿池扑过来吊着阮妙菱不肯撒手,“我知道错了,表姐不要走,不要走!”

    承平王妃察觉阮妙菱神色哀戚,屏退丫鬟,问道“你出城做什么?”

    阮妙菱把宝贞公主和李卿平出城炸神机营的事一五一十说了,承平王妃眼前一晃,及时撑住了假山,没有摔倒。

    “卿池陪着你表姐。”承平王妃理了理鬓发,神色镇定,“你等等,我去叫你舅舅来。”

    兔月引李卿池到一边擦洗脸上的泪痕,问儿也在细心的替阮妙菱擦脸,忽然听到她道“吩咐黄良备马。”

    问儿这次一反常态,没有立即应诺,“回京后夫人曾经对奴婢说过,如果遇到与今日类似的情况,无论如何都不能听小姐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阮妙菱无力的握了握掌心,这只手方才抓住了李卿池,也抓住了她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卿池差点掉下水,我去抓她的那一刻,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?”

    问儿方才也被阮妙菱的举动吓倒了,现下回想起来,事情发生的一瞬间,人应该来不及想那么多。

    阮妙菱移开目光,看向对着兔月呵呵笑的李卿池,心里暖洋洋的。“那一刻我只有一个念头,如果卿池当真掉下去了,我会跳下去,救她!”

    她求了一辈子的知心好友,二十出头死的时候,身边仍然没有一个,既然求不得,便是没有那个缘分……她拥有的,远比所求的还要多,该知足的。

    “我对卿池尚且能豁出性命,为了娘,一样可以!”

    阮妙菱望着掌心密密匝匝的纹路,嘴角噙着笑意。

    所谓重生,并不只是依仗对未来了如指掌,事事快人一步,戮旧仇、惩恶人,而是守心,珍惜身边每一刻的美好,让自己活得恣意洒脱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支持:完本神站,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