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第三百零三章:一逃一来救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【完本神站】提醒书友谨记:本站网址: www.wanbentxt.com 一秒记住、永不丢失!

    被两个姑娘这一打岔,顾氏没有从徐元口里套出想要的话,闷闷地坐在一边吃茶,心里盘算着金亭从云南回来将会给她带来多少银子,徐冉和徐姝这边吵的不可开交,她也恍若未闻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不要太高自标置,回头人前输不起,丢徐家的脸面。”墨绿的兰草被徐姝尖长的指甲修剪得拉拉杂杂,地上铺了一层细碎的叶子,徐姝觉得她的话说得还不够狠,抬起小脚狠狠的碾了几下。

    徐冉对她这种幼稚的行为施以一个斜眼,“论丢脸,你貌似比我更在行。”

    意料之中看见徐姝瞪圆了眼,徐冉得意笑笑,“四叔在平阳给你定了一门亲,你却嫌弃人家整个家族都是白身,想着法儿的不要,闹得平阳人人都笑话你……我可听说那户人家几代清白,家宅里比好些高门大户干净多了,放着浑玉璞金不要,偏去抢满是瑕疵的假货,可不是丢脸么。”

    徐姝“砰”的把茶杯掷在桌上,“事后装诸葛亮,事前猪一样,你喜欢浑玉璞金,当初议亲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上赶着来?”

    “你适才不还在说我高自标置麽,我可没那么没皮没脸。”

    徐冉的话成功激怒了徐姝,像点了火的炮仗对准徐冉冲过去,一把拽过徐冉散在肩头的青丝,左右那不是她的头发,便往死里扯,嘴里一边骂着“你有皮有脸,人家还看不上你呢!成天抱着诗书念什么‘窈窕淑女’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想汉子,不知羞耻,你根本不配参加承平王世子的选妃宴!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配,毛都没长齐的丫头,别到时候入了洞房只晓得拉着夫君玩泥巴,那才是天大的笑话,你松手!”

    徐冉心疼的盯着满头的秀发,她每晚要攻读诗集,白天琴棋字画刺绣一样不落的学习,头发已少的可怜,若是全被徐姝扯了,她只能去尼姑庵做姑子了。

    门外丫鬟们听见动静,纷纷涌进来,看她们的架势也不知该帮哪边。

    顾氏终于被刺耳的吵闹惊醒,只见两个姑娘扭打成了一条麻花难解难分,丫鬟在一旁束手无策,抄起桌上的茶盏狠命往地下一掷,“两个孽障,还不住手!”

    徐冉故意把头皮红肿的一面对着顾氏,两眼吊泪,并不争辩是谁先动的手。

    顾氏从女儿身上移开视线,见徐姝毫发无损,只是发髻歪歪倒在一边,簪钗松垮垮的悬在发髻边,总也不往下掉,她刚要开口训斥徐姝,门口闪过一抹酱色身影,见了进来那人一衣服边角上闪闪的福寿纹,顾氏的心顿时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“蓉妈妈快救我!”

    徐姝见是从小奶自己长大的蓉妈妈,立刻像找到了依靠的孩子,嗓音一软,眼泪大串大串往下掉,她知道不消片刻,母亲便会出现在门外。

    蓉妈妈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徐冉从徐姝细胳膊上撤回的五根指头,低头看徐姝的手臂,眼神一凛。堂姑娘下手未免太狠毒,生生在小姐白藕般的手臂上掐出了四个洇血的指甲印,不用翻过另一面,她也知道大拇指掐过的地方最为严重。

    “偌大两个人坐在这里吵闹,甚至打起来,三夫人竟也看不到,不由让人怀疑三夫人的居心!”

    顾氏暗喊冤枉,“图之刚……”她把目能所及的地方都扫了一圈,问噤若寒蝉的丫鬟“二公子呢!?”

    丫鬟们齐齐看了眼一直沉浸在打架中的徐冉和徐姝,弱声道“二公子见大公子去了。”

    失去了一个最有力的人证,顾氏暗中剜徐冉一眼,没用的赔钱货!忙上前去和蓉妈妈解释“姐妹俩才刚是闹着玩的,蓉妈妈误会了,再说姝姝也扯了冉冉的头发,就算扯平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蓉妈妈握着徐姝,冷眼看顾氏,哼笑道“三夫人这样的说法,我可见不得。”蓉妈妈推开徐姝的干干净净的掌心,“我们小姐自幼就拎得清轻重,和姊妹们玩耍从没有让对方缺一根头发丝儿,少一点指甲盖的,三夫人您好好看看,堂姑娘可曾掉了头发?”

    顾氏虽常年在京城,但对妯娌四夫人身边的蓉妈妈却一直有耳闻,四弟一家住进来到现在,是顾氏第一回见蓉妈妈,同时见识到了蓉妈妈的厉害所在。

    才刚她还奇怪,为何第一个冲进来的不是四夫人,眼下想明白了,四夫人就是领兵打仗的将军,只需坐镇后方,打头阵的另有其人,这一招真高明!

    顾氏讪讪一笑,“头发是没掉,可蓉妈妈您瞧瞧,我们姑娘的头皮红成什么样了!”揽过徐冉,拨开稀疏的青丝给蓉妈妈看。

    顾氏到底低估了蓉妈妈的战斗能力,蓉妈妈冷笑,撩开徐姝的衣袖露出臂上的四个月牙状的鲜红印记,咧嘴狞笑“血还新鲜着,三夫人不信这是堂姑娘所为的话,咱们可以把血擦干净,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比对!”

    即便没有这些指甲印,蓉妈妈仍有别的法子替徐姝争口气,比如她一进门瞧见徐冉藏在两指间里的绣花针,散在徐姝脚边的碎茶盏瓷片……

    “还不快给你妹妹赔句不是!”

    徐冉的手臂猛的被顾氏的手背拍打,疼的她皱眉,她不高兴便拧着性子迟迟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认为你爹走了,我这当后娘的管不住你了!”顾氏发起狠来,喊丫鬟去请家法。

    徐冉一听“家法”两个字,眼里汹涌的泪哗哗往外流,哀叹自己没了爹,外人就可劲的欺负自己,期期艾艾对徐姝道“我对不住妹妹,妹妹别忘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顾氏阴沉的脸顿时转晴,忙喊丫鬟去拿上好的膏药塞到蓉妈妈手里,对徐姝道“你是好孩子,不要和你姐姐一般见识,赶紧把手养好,才能去承平王府参加第二次选妃宴不是。”

    徐姝见蓉妈妈颔首,别扭道“这事我也有不对之处,多……多谢三伯娘的膏药。”

    被蓉妈妈搀着出来,徐姝并未瞧见母亲的身影,失落的蹭着蓉妈妈的厚厚暖暖的肩膀,“怎么只有蓉妈妈来,母亲呢?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支持:完本神站,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