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第三百一十一章:对手互成就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【完本神站】提醒书友谨记:本站网址: www.wanbentxt.com 一秒记住、永不丢失!

    阮妙菱被禁足了。

    整整三天都不能迈出院子一步,谁要来见她,必须经过宝贞公主的首肯。

    后半日阮妙菱在正堂一直跪到日落时分,宝贞公主才吩咐润香过来说可以起了,等她欢欣雀跃以为母亲不气了,打算去哄一哄母亲,这样万事就太平了,但她的双腿表现得似乎不是很太平。

    问儿瘸着腿过来搀扶,阮妙菱起不来,索性坐在毯子上打直了双腿,疏通经脉好让血液流通。

    “你也过来坐。”阮妙菱拍拍绒布毯子,问儿靠过来,她立即伸出手撩起问儿的裙角,裤腿推过膝,两只膝盖头红肿不忍入目。

    问儿忸怩不安的轻轻推开阮妙菱微凉的手指,裙裤自然落下掩盖住了那些几乎嵌入皮肉的红痕,“奴婢皮糙肉厚,上回绿意还说奴婢扛造呢。”

    担心阮妙菱因为这个东想西想,问儿忙坐下,讲起绿意的事打乱阮妙菱一想就停不下来的思绪。“扛造是山东府的土语,开始绿意对奴婢说这话的时候,还以为她是在骂我呢,后来一问才知道这是夸奴婢身子结实。”

    阮妙菱何尝不知问儿的好意,顺水推舟不再去想,只能等这阵子风头过去了再好好弥补被连坐的问儿。

    眼下她担心的只有一件迫在眉睫的事。

    翌日,曹沁带着贴身丫鬟阿暖来见阮妙菱,好容易过五关斩六将来到她面前,整个人已经疲了,早晨刚簪的新鲜栀子花此刻无力的斜斜歪在鬓边,哪有半分精神气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做了怎样天大的错事,公主会这般责罚你?”

    曹沁歪在椅子里撑着脑袋,斜眯着眼,忽然捻着帕子捂嘴打哈欠,声音和她那一双眼睛一样湿润。“我家是商户,规矩严是严了些,但还是不比京城的高门大户。听我娘说,就是侯府王府的小姐们犯了过错,禁足的范围至少也是二门。”

    她实在想不出一向懂事,走一步看三步的阮妙菱会做出怎样出格的事情来,至于这般门禁森严。

    阮妙菱搓碎了手帕,眼巴巴的盯着开了一次再次紧闭的院门,忽然风马牛不相及的对曹沁道“明日是卿平表哥的第二场选妃宴,我请你,你来不来?”

    曹沁哼了一声,还以为她要说被罚的原因呢,不屑的倒回椅中。“没兴趣,他是你的表哥,可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阮妙菱长长叹了一声,念了两句“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”,愁眉苦脸的枕着手臂,“你不来,明天我可就真的出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曹沁古怪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原本阮妙菱不让她到里屋说话,好像里面藏着见不得人的东西似的,就已经让她觉着奇怪了。现下又一反常态的唉声叹气,但凡跟阮妙菱关系亲近的,都不认为她会是满腹愁绪的人,便小心推敲起阮妙菱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莫非你还想去看世子的选妃宴?”见阮妙菱不否认,曹沁干脆起身到她身旁坐下,“你和世子并非亲生兄妹,这样操心他的选妃宴会否不太合适?”

    阮妙菱刚要开口辩驳,曹沁的手指已经抵在她的唇边。“你先听我说完,若是觉得我说得不在理,再辩驳不迟。”

    和曹沁交往已有一段时日,知道她并非强词夺理的人,阮妙菱也就不急着解释,坐正身子且听她细细说来。

    “承平王与公主是同胞姐弟,两人自小感情甚笃,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,就是没亲眼见过,也听人提过两句。公主府被一场大火烧了以后,承平王不忍公主和你无处安歇,便把你们接到王府小住,此事外人说起来都要赞一句王爷深明大义,我也认为无可非议。

    可你得清楚,有称赞的就必然会有无端谩骂的,却不能说他们一错一对,因为他们各自都只看到了这件事的其中一面。为什么众人交口称赞时,总会有一两声杂音?那是他们看到了隐在表面下的内里,可却又看得五分真五分假,就信口胡诌起来。”

    曹沁说得头头是道,阮妙菱听着入了神,见曹沁停下来喝茶洇嗓,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让她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即便自己在内宅里和阮妙仪相看两厌的斗了七年,有些事还是处在门外汉的程度。

    东方亮曾神神叨叨说过一句话,对手会相互成就彼此,如果你的敌人是头猪,那么你永远不会杀出重围。

    她那时不懂,经历了许多事,再听曹沁娓娓道来,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曹沁握住她的手,贴心道“在你身边的丫鬟婆子因为清楚你为人处世如何,个个都一心向着你,若是在外头听到些闲言碎语,为了你的名声便不会与人强争个高下。而高墙之外的人呢,凭着自己狭隘的见闻,臆想编造出一些屋檐下表兄妹暗生情愫的戏码,加上无人压制,越发放肆,久而久之,再好的名声也都被他们抹黑了。”

    问儿插嘴道“可在外头并没有人敢这样说,谁敢说,我一个拳头打断他们的狗牙!”

    正在往栀子花瓣上洒水珠的阿暖听了,噗嗤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缝了他们的嘴,也还有手,砍了他们的手,也还有别的法子,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!”

    将重新焕发光彩的栀子花簪到曹沁的发髻上,阿暖看向阮妙菱,道“三小姐打小生活的环境和我家小姐不同,您是有爹娘宠爱的孩子,而我们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语未尽,就被曹沁打断了。

    阿暖吐舌,快速躲到问儿那边,两人安安静静的描花样子。

    想到以前过的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,曹沁一笑置之,父亲和母亲已经重归于好,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,何必揪着过往不放,那样子难受的只能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大致也猜到你为何那般关心世子的婚事,阮大将军去后,想必对你的打击颇大,使得你把仅剩的亲人看得更重。”曹沁蹙眉拍拍阮妙菱的手背,“但你多少得替自己考虑,女孩子来世上走一遭,并不是牺牲自己成全他人。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支持:完本神站,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