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第三百二十一章:天棘青又红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【完本神站】提醒书友谨记:本站网址: www.wanbentxt.com 一秒记住、永不丢失!

    首辅家墙头挂满的天棘青葱正茂盛,如丝如发瀑挂墙面,尚有些炎热的夏天尾巴添了几分清凉,在首辅家后院变得婉约生动起来。

    目光透过半开的支摘窗子,曹沁看到表兄陈冕长身站在一簇蜿蜒繁盛的天棘下,用手中的折扇拨了几下,浓密的绿丝摇摇欲坠,露出枝叶间的颗颗青绿果子。

    “嗯,今年的天棘果长的最好,是不是表妹来了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“万物有灵,表小姐住在这里,院里也就有了人气,花草自然长的繁盛貌美。”

    小厮蹲下拢起一把天棘,凌空抖了几下,天女散花似的松手,天棘飘飘落地柔弱无骨。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都道人面如花,偏在表妹这里转了弯,花肖人。”

    “表兄今日不去应卯?”曹沁缓步出来,陈冕已经到了廊下,小厮远远立着给她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表兄不似对公务不负责的人,曹沁请他进去坐,陈冕摇扇婉拒。

    “屋里闷热,不如廊下凉快,我来和你说几句话就走。”他又答曹沁的疑问,“本应了卯,面圣的时候皇后娘娘嘱咐我走一趟承平王府,这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曹沁正担心此事,陈冕提起她就更心急想知道,可毕竟事关外男,且表兄一介男子不知人家后院里女眷的事,问了也是白问。

    “最新消息,好几家侯夫人已主动替家里的小姐退了选妃赛。”

   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的阿暖惊呼,眼疾手快,扶住几乎跌倒的小姐。

    “承平王世子当真没的救了?”

    陈冕摇头,“不好说,太医院先后派了三个资历老的,复命的时候脑袋垂的一个比一个低。”

    阿暖天真的道“老的不行就派年纪轻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阿暖讲话容易得罪人,却也有道理……”太医院并不是龙钟老态的一片天地,“年轻的太医虽然经验少了些,胆子却胜过老太医们,命不都是险中求来的吗。”

    道理谁都懂,关键没人敢担这份风险。

    陈冕只道“承平王子嗣单薄。”

    他若是有十个八个儿子,年轻太医们自告奋勇也要去的,大胆开方,大胆用药,或可救世子一命,然后飞黄腾达。

    独苗苗集万千宠爱一身,却也集万千压力于一身啊,陈冕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其他阔公子每天提心吊胆,他们的风流老爹又从哪个旮沓搜罗出一位失散多年的兄弟……这可是他的希望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纵是屋里堆满了盛放冰块的铜盆,顾氏心头的怒火还是越烧越旺,眉毛拧成一条弯曲的小虫子,徐冉坐在铺了芙蓉簟的炕角嘤嘤啜泣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心思哭,眼高手低的做坏事的时候怎么不想想现在,承平王府是什么样的人家,咱们的胳膊能拧的过人家的大腿?”顾氏踢开脚边铜盆。

    冰水泼在地上洇湿一大块,丫鬟闷不吭声过来擦拭。

    徐冉哭湿了一条帕子,从炕几上又拿了一条继续啼哭。

    “娘这会子不宽慰我也就算了,火上浇油,和拿到扎女儿的心有什么分别!”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委屈,她便伏在炕几上哭泣,鼻音浓浓,“好容易求了舅舅把名字添上去,这下全无希望了……”

    顾氏咬牙恨恨,手指在她头上敲了几下,“我让你去跟徐元说几句好话,都是自家人,他会不帮你?偏要麻烦你舅舅……这次他能平安无事,全靠有李大人护佑,礼部的几个人才没敢说他的闲话。”

    徐冉双眼红肿,“分了家,谁还和咱们是一家人?如果是一家人,大伯父离开京城的时候怎么不见您去送一程?”

    “我那不是在忙活矿山的事情麽……”顾氏支支吾吾,岔开话题,“总之你也别哭了,事情已然这样了,再坏能坏到哪里去,总好过那些势力的侯门府第,听到承平王世子不成了,火速就退了赛。”

    徐冉撩开衣袖,手臂上赫然一块印章大小的红斑,哭嚷道“娘您真是心够大的,我这个样子将来还怎么嫁人啊!”

    “安远侯世子也是个心狠毒辣的,怎么能在女孩子身上烙铁!”说罢,气势顿时矮下来,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如果安远侯世子要求拿银子赎人,娘上哪儿筹集那么多钱。一个疤而已,成亲时你把新郎官灌醉了,谁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徐冉大失所望,“那我不如嫁个醉汉得了!”

    恐怕醉汉见了,也会嫌弃那个疤的吧,谁愿意娶的媳妇身上刺着“蛇蝎妇人”?

    顾氏扇扇风,都要入秋了,还这么热,金亭几时把矿山赚的银子送来呢?

    如果不多,女儿的嫁妆就减半吧,她也要过活啊。

    短命的徐郴怎么不多贪点,给她们娘俩留条后路呢,女人真难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城的天棘果,最早红透的怕要属李重山暖阁内的那一株,红彤彤宛如宝石,诱人采撷品尝。

    顾成铭半蹲着,每擦拭完一颗天棘果,就会站起来观赏一刻。

    “美则美矣。”

    李重山抬头看了一眼,收笔,对着墨迹未干的宣纸吹了一会儿,“越是美的,越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最擅长花鸟画,下官今天可有眼福了!”顾成铭丢开帕子,几步前来站在案边瞻仰。

    “此一幅丹青颇具古风,就是与徽宗的放在一处,毫不逊色!”顾成铭指着画一角,一只画眉在青红相间的天棘丛下搔首。

    李重山净手,听到“徽宗”二字嘴角微勾,“你仔细看看,画眉有何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竟有玄机?”

    顾成铭手握衣袖,小心俯身就看。

    “画眉的眼神有些困倦,莫不是因为秋乏?”

    李重山提醒道“你仔细看看羽毛。”

    他这才发现画眉胸脯处有一个红色斑点,蹙眉满腹疑问,“下官愚钝,恐难看出这只画眉得了何种疾病。”

    “吃吗?”李重山从天棘枝条上捻来一粒红果子,递到他眼前。

    “大人这不是要下官殉职麽,谁都知道天棘的果子不能吃,多吃会昏迷致死……”啊!竟是这个缘由,顾成铭喜道“画眉吃了天棘果。”

    李重山满意一笑,忽然道“公务固然重要,可也不能疏忽了其他方面。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支持:完本神站,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