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第三百二十七章:唯用胭脂染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【完本神站】提醒书友谨记:本站网址: www.wanbentxt.com 一秒记住、永不丢失!

    兔月打了帘子从外面进来“小姐,曹家小姐来了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她看了曹沁一双红彤彤水润可怜的眸子,心中不落忍,小声对正在榻上小眠的阮妙菱说道“曹家小姐像是哭过了,奴婢问她却不说为什么事哭。”

    阮妙菱轻轻嗯了声,手一动,兔月忙上前扶她坐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她眼睑下面熬出来的两抹淡淡的青影,兔月想出言相劝,却知道这种事只有出自问儿之口,小姐才听得进,故而抿在心里,小心替阮妙菱抹平细碎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小姐吃几口酥饼垫一垫肚子,一会子才有力气去看世子爷。”

    巴掌大小的酥饼上抹了一层厚薄适宜的糖霜,桌上停了一杯茶,用来冲淡酥饼的甜腻。

    阮妙菱挥挥手,没有胃口。

    “曹小姐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兔月见她脚底虚浮,扶她走到堂屋,坐定后才道“奴婢刚从王妃房里出来,就碰到了,停一刻或许就该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院里的树已经开始飘叶了,不大严重,两个丫鬟偶尔路过,使个灵巧的扫堂腿,落叶便归置到了泥土里。

    阮妙菱一眼望去,中间的路还算干净整洁。

    等她挪开眼,王爷院里的丫鬟就领着一个眼生的小黄门踏上了青灰的石板路,不急不缓往里走。

    问儿不在的时候,就由兔月顶上,听见外面几个小丫鬟窃窃私语,忙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姑娘,这位是汉王身边的公公,来给表小姐送好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丫鬟侧身一让,小黄门捧着一个长形锦盒碎步上前。

    听到屋里传来咳嗽声,兔月上去接过锦盒,笑道“难得汉王记挂着我们小姐,公公里面请,我们小姐有赏呢。”

    汉王刚开府不久,还没做出点样子来,皇上就是想赏他些什么也没有正当理由,因此他身边的小黄门在外面虽然八面威风,手头略紧,也有吃不消的时候。

    有赏赐,正是求之不得呢。

    “奴才给三小姐请安了。”小黄门深深鞠了个躬,稍显局促,面上却是一团笑意。

    阮妙菱见他面白无须,身量年纪都还是岁的模样,便问道“表舅舅可是来探望表哥哥的?”

    小黄门才分到汉王府不久,好些规矩都没有学全,一双眼睛仍保留着刚进宫时的黑亮纯粹。

    听她这样问,怕说多错多,便只点头。

    阮妙菱让兔月拿了二两银子赏他,外面领路的丫鬟也赏了一两,小黄门忙不迭答谢。

    “方才听丫鬟说来的是表舅舅身边的公公,我还以为是之前选妃宴见过的那一位……”阮妙菱说着,兔月已经端着没动过的酥饼出来,正打算吩咐丫鬟拿到厨房去。

    “左右是没吃过的,给了他吧。”

    小黄门正专心听她说话,一碟洒了糖霜的可口酥饼落到了他手中,叫他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当初老祖宗将他点到汉王府时,说他有福气,会遇上贵人……莫非就是传言中的福星,三小姐?

    阮妙菱等他连油纸带酥饼拢进了袖,又道“我看你和那位公公长得有几分相似,看着就欢喜,你们是亲戚不成?”

    小黄门受宠若惊“四范是王爷的贴身医侍,且又是东方神医的门徒,奴才出身草芥,比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阮妙菱颔首,兔月叫来丫鬟送小黄门回去。

    又坐了一会儿,曹沁过来,整个人瘦了一圈,精神头还算不错,就是眼神时不时飘忽不定。

    聊了两句,阮妙菱才知道陈氏是和她一道来的。

    曹沁让阿暖去院里玩,阮妙菱看她像有话想单独和自己说,就把兔月也差遣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想去见卿平表哥?”

    “让你为难了,我也知道这样不合适……”曹沁低头绞着手帕,“我娘已经和王爷王妃商量过了,吉日就定在八月十四。”

    她怕世子撑不到那个时候,这才想当面跟他致歉。

    阮妙菱还处在曹沁主动请缨的震惊中,一晃神,竟然听到他们把吉日都定好了,脑袋瞬间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“嫁给卿平表哥,是真心实意的?”

    曹沁点头,“绝无半点虚假。”

    于是,阮妙菱偷偷摸摸带着曹沁翻了窗子,带她来了李卿平的院子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等一下要做的事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,对将来表嫂的名声不好,阮妙菱显得格外谨慎。

    先是将曹沁藏在粗壮虬盘的树后,再进院子支开所有伺候的小厮。

    好在东方亮要应付在香山的崔贵妃,不能在王府久待,每日只天不亮来一次,否则她还要想招支开他。

    “扶我出去走走吧,屋里太闷。”李卿平已经挣扎坐到了床沿,迫不及待的看向外面。

    阮妙菱给他加了一身衣裳,装作不经意的道“舅母给表哥寻了一门亲事,日子已经定了,就在八月十四,兴许是想一家人团团圆圆过中秋。”

    李卿平坦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,家里来新人,一定会比往年热闹。”

    表哥……好轻。

    阮妙菱眼里闪过一抹沉痛,抬头却发现李卿平含笑望着自己,只是轻轻借了一点她的力气站定。

    所以,病的更严重了,还是听到好事近,拼出来的力气?

    成亲,对卿平表哥来说是值得高兴的事吗?

    “表哥不问是谁家的姑娘,万一对方很丑,或是很凶悍呢。”阮妙菱步子小,走两步才抵得上李卿平的一步。

    李卿平低头看了眼像孩童蹒跚学步的阮妙菱,因为要顾及到他,不敢走快了,动作就有些笨拙可爱。

    自己就要成婚了,那将来会是谁有幸娶到他的表妹呢,好期待啊。

    人一旦切身感受到幸福,就会希望身边的人也如此。

    “父亲和母亲见过的姑娘,容貌自然不差……”

    “世子安好?”

    曹沁满怀愧疚,却再不像第一次见面时或垂头,或移开目光,睁大了眼睛想确认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。”李卿平迈出一步,并不让阮妙菱搀扶。

    “得知曹小姐将要和我喜结连理,我很高兴!”

    金色枫叶打着旋儿跌落屋檐,再缓缓飘落在柔软微黄的草尖上,墙头天棘果涂抹了浓厚的胭脂,喜气洋洋点缀秋日。

    风里有美人低泣,有少年郎柔声的安慰,柔情蜜意。

    阮妙菱却十分想煞风景的冲上去,给大骗子表哥一耳光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支持:完本神站,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