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第三百三十八章:有喜也有气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完本神站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:m.wanbentxt.com

    崔贵妃觉得汉王提上来的人身份有些高了。

    外面人人都说入了翰林,将来必定会入阁的,前途不愁,但这是哄翰林院书呆子的话,她可不信。

    可她信皇上指给汉王的人必定不差,说不定将来真能一举入阁。

    内阁现今虽然形同虚设,首辅陈不候顶着个空荡荡的头衔,每月领着禄米读书画画悠闲得很,但总有一天他会倒的。

    陈不候倒的那一天,就是内阁重新焕发生机的时候,皇上看上徐元说不定打的也是这个主意。但为什么偏偏是徐元,崔贵妃就不得而知了,后宫的墙太高,也有她望不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徐修撰是你身边得用之人,把三丫头配给他,若是他心里不爽快,往后怎生替你尽兴办事?”

    崔贵妃到底没明说徐元的身份高,阮妙菱配不上他。

    “再有等将来四海都稳定了,皇上必定是不想留她们母女的,处置了她们多少会有脏水泼到你身上。母妃和彩彩只有你一个依靠,可不能在这件事自损手脚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崔贵妃严词厉色,平日里养出的一身柔态半点不见。

    她身后的两个宫女垂头,并不惊讶,仿佛早瞧了千百遍一般。

    汉王道“母妃不必忧心,有件事还来不及和母妃说呢,徐元日前已经和亲父断了父子关系,找他四叔认了爹。”

    “竟这般无情?”

    崔贵妃一面惊,一面又生出新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这种狠心绝情的人为你所用,将来大臣们揪着不放,对你可没有半点好处!”

    汉王没想那许多,“儿子已将此事告诉了父皇,还夸了徐元眼光独到,母妃以为父皇这是什么意思,分明是从一而终认定了徐元才会如此说。”

    皇上知道了却不怪罪,崔贵妃猜不透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。

    “前头徐元与儿子说了这事,今天又撞上给阮三丫头寻夫婿,不正是光脚的遇到卖鞋的麽!”汉王说着眼睛放光,“母妃也不必担心儿子将来因此遭连累,徐元既是个狠心的,将来宝贞一家留不得,他定会从中取舍,兴许先咱们一步把事情办成了呢。”

    找人做冤大头,汉王乐意,也相信父皇和母妃会满意。

    有了他一番铿锵保证,崔贵妃卸了疑心。

    听汉王的口吻,皇上还不知把阮家三丫头许给徐修撰的事,便一齐包揽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在香山住了许久回来,她看得出宫里的风向慢慢转向了皇后。

    也该让那些没眼力价的掂量掂量,谁才是有资格笑到最后的那一个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成康帝这次学聪明了。

    一个宝贞公主他都惹不起,何苦把阮妙菱也拖进来,稍微丁点让宝贞公主不满意了,青海卫再大,在她眼里就是颗不起眼的豆子,不去也关不着她什么事。

    女人家总是难应付的,头发长见识短的还能哄骗她们待在后院后宫,宝贞这种自小在天地盘旋的鹰就不能用哄的。你待她好,她才会反过来对你好,即便各自的好都有丁点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林连亲自走了一趟王府,人没见着,却得了准信。

    “能嫁!”

    成康帝见林连笑眯眯的,心里松快了,接着召礼部进宫筹备婚事。对外,他还是很疼爱宝贞公主一家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元认徐四老爷作爹的事许多人还不知,知道的不敢往外传,怕掉脑袋。

    汉王见诸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有序的进行,命人取出收在库房里的一樽百花温酒盏,这是阮妙菱亲手做的,被他买了来。

    王府难得有喜事,歌姬舞姬鱼贯进入屋内,丝竹悦耳,百花温酒盏更是明亮柔媚。喝了半日酒,礼部来人了。

    “纵情声色……”任舒华啧了声,被前面的郝廷梅往后捅了一下,“再过几月,皇上该给汉王挑王妃侧妃了。”

    任舒华明白汉王离皇储要更近一步了。

    皇子们巴巴的成亲求子,图的也不是皇上嘴里说的“佑我大宋江山千秋万代”,相反他们会因为某位哥哥弟弟又生了一个儿子懊恼。

    跟他抢位的又多了一个,可恨!

    他们生儿子主要为了讨皇上欢心,其次才是自己满意,谁都不想自己坐上了宝座,屁股后面没人继承,白白便宜了兄弟家的。

    汉王出来时衣裳换了新的,只身上还留点酒气。

    “徐修撰大婚大日,高堂在老家养身子不好迢迢赶来,幸而徐四老爷一家在京,徐修撰的大哥也在齐王府里做事,一并起了来,不至于让男方失了体面。”

    郝廷梅和任舒华齐齐点头,汉王人虽小,还是有几分头脑的。

    被夸的汉王心里想的根本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他只是单纯的想膈应齐王,正愁找不到突破口,徐亨出现了。

    仔细权衡之后,汉王竟发现把矛头对准徐亨是一箭三雕的好计策,欢喜得觉也不睡,当晚收用了一个王府里的丫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亨从齐王府门房手里接过喜帖,眉眼耷拉跟死了爹似的,门房怕他这副样子冲撞了王爷王妃,拖他到人少处由他发愣。

    先前被徐亨缠住托关系让他进来的尚膳监太监从宫里出来,也是这太监懂得钻营,混到了齐王府掌厨,专给齐王妃做菜,渐渐的也管了几样大事。

    徐亨来找他的时候,太监正缺为自己所用的人手,再来徐亨给的银钱不少,很快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魂儿叫阎王捉去了,在这里发愣!”太监一巴掌拍在徐亨肩上,惊得他六神无主。

    徐亨笑得像哭,哭得像笑。

    “公公,我弟弟请我去看他成亲。”一句话转了三个下降的调。

    “那是好事啊,你不是说你弟弟在翰林院当差麽。”太监接过他手里的喜帖,还记得徐亨提过一嘴有个弟弟在翰林院。

    打杂的成家用礼部印的喜帖,真稀奇,太监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“公公,我弟弟是翰林院的修撰……”徐亨话音更低了,“如今跟了汉王爷。”

    太监再不闻府外事也知道自己的主子和汉王眉眼不和,把喜帖往徐亨怀里一丢,颇有些片叶不沾身的姿态道“你瞒得可真好,到时候该打王爷的脸子了!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支持(完本神站)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!找不到书请留言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