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第三百四十三章:花样不新鲜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完本神站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:m.wanbentxt.com

    阮妙菱是有心激他,不想他抱着她扯起旧账来了。

    帐外红烛比先前又矮了一截……

    她心里急,脸似蒸熟了包子直往外冒热气,掌心贴的那块地方徐元的衣裳也是烫手的。自忖话说得虽然含蓄,徐元该听出来了,怎么净抱怨秦阶的不好?

    帐子里坐着两个人,气温暖而闷熏得人喘不过气,阮妙菱一边想事便没分心去听徐元说话,正算这一夜还剩下几个时辰,身上突然被箍住了,她不舒服的扭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可别再乱动了……”滚烫的唇贴在耳后,说出来的话也似火般烙人。

    徐元忍得嗓子喑哑,轻轻在阮妙菱细腻的颈上落下一吻“独你一个就叫我担心死了,等你回家咱们再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得了,香巧可不行。”有点失落的用两只手裹住徐元的大手,阮妙菱口中发涩侧首问“等孩子落地,管你叫爹,你让我和谢敏怎么想?”

    青海一行,没个一年半载回不来,到时候孩子生下来左右街坊闻到声儿,想瞒都瞒不住。

    她回来莫非要抓个娃娃来扮孩子?

    “放心,我都会安排好的,也不要你抓娃娃塞进肚子里。”他一边说,还应景的拍了拍阮妙菱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睡了吧,我去冲桶凉水。”

    金亭候在门外听到里面有敲桌儿的响声,赶紧招手把水桶抬上来,推门进去,一伙人往西面的稍间钻,嘴巴和脚步都悄悄的。

    “香巧那里盯紧些。”

    金亭不敢扬声,怕朝着屋里的女主人“公子放一百个心,就是客人吃了席去解手,下人们也不敢把客人往那儿带。”

    他正要退出去,被徐元叫回来赏了一个红封。

    “夫人赏你的,你在云南事情办得好,回来里里外外打理得十分妥当,算是在她心里挂上名了。”徐元拍了拍他的肩。

    金亭谢过,面带喜色阖上门,眼轮红了又红。

    公子终于得偿所愿啦,自己在三小姐……夫人面前也挣了脸面,将来娶兔月应该不太难。

    淋了凉水,只穿了中衣就趿鞋回东面里间,徐元掀开帐子,阮妙菱已经脱了繁重的嫁衣拉了锦被盖着睡了。

    “合该是我受罪。”

    徐元爬上去,轻轻拉起被子盖过她起起伏伏的胸脯,连衬着雪白肌肤的红肚兜一并盖了。

    透着凉意的身子一钻进被窝,睡得迷迷糊糊的阮妙菱半睁开眼,哝哝问道“金亭在我这儿挂名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还记着这个呢,徐元把她露在外面的手臂塞进被子里,哄道“以后你就知道了,累了一天了,明天一早还要早起送娘出城,睡了啊。”

    身边的人儿鼻腔发出均匀的呼吸,徐元才放松了身子倒在枕上,长长呼了一气。

    难得菱菱主动提出,他也情动,何尝不想趁势而为?

    没有香巧有身子这一出,他都打算好了暂时不碰她。

    菱菱怀了,他自然高兴。

    可在外受累的是她。

    没怀不要紧……但凡事最怕一个“万一”,连大夫都拿捏不准的头疼问题,他更没把握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只能暂且委屈谢敏一阵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阴沉沉的铺天盖地,倒不似要下雨,风刮得很烈吹得大旗翻滚鼓鼓如雷,汉王耳朵听得快炸了,他身侧的齐王却是一副司空见惯的神情。

    三军阵前,白胡子李重山立在宝贞公主右手边千叮万嘱“鞑子的骑兵凶残野蛮,不能进攻时公主千万要慎用兵权!”

    “李重山你净胡咧咧,兵权拿着就是要用的,莫非你希望公主打败仗?鞑子给了你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秦海在宝贞公主左边横眉竖眼,开口就替她抱不平。

    然后笑脸说道“下官没别的要求,五军都督府出来的兵都经过精挑细选,非普通小兵能比,还望公主用在刀刃上。”

    “秦大人的兵是人,我李某人的就成了畜生吗?”

    “欸李大人可不能冤枉秦某,我只说了五军都督府的都是精兵!”

    齐王向斗嘴方向看去,一把年纪了不怕同僚们笑话,转头对汉王笑了笑“十三弟,李大人年事已高,可还堪大用?”

    他若没记错,李重山今年该有六十二了吧。

    “五十步笑百步,五哥彼此彼此。”汉王斜了眼胡子还是浓黑的秦海。

    五十有二的人怎么不见老呢!

    “问儿姐姐,怎么不见香巧?”兔月搀着小姐,左右看了一圈小声问道,徐元正和宝贞公主说话,暂时顾不上女眷这边。

    “你管这些做甚,好生伺候小姐就对了。”问儿抽出腰间的一根擀面杖,不管兔月愿不愿意要,别在她腰带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!”兔月见过问儿用擀面杖里头的兵刃割过鸡脖,不大敢要。

    问儿竖眉道“拿着,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夫人这会子出征不知几时才能回,可没人护着小姐了,你更得上心。”

    “看见那些人了吗,他们个个都不怀好心,尤其是他们的夫人更不是好相与的,你见了都不要给她们好脸色,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兔月暗暗记下王爷大臣堆里那些人的身材容貌,“那问儿姐姐你做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我呀,给小姐买糕点去。”

    等话音消了,兔月回头已没了问儿的身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门下的士兵看见熟悉的面孔,不知怎的心生一阵恐慌。

    “三位大人又要一块出城?”

    郝廷梅收回作证的请帖,任舒华和史张弼两位大人身上裹着黑色披风齐齐对士兵一笑。

    “良园最近可是有了新名目?很少看到三位大人齐齐整整的出城去呢。”

    别是赏梅吧,士兵瞅了眼天色嘟囔,暗骂自己蠢钝,秋天哪来的梅花。

    守城的恪尽职守对嘴问一句没有不对的,任舒华拢了拢披风跺脚“啊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编修请东方神医在良园制了一种好香,邀我们去品。”史张弼接过话茬。

    郝廷梅声色如常“快些走吧,咱们没有车马。”

    “礼部差事好像挺清闲的。”另一个守城兵凑过来嘀咕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操持了两大家一小家的婚事,做大官原来压力这么大。”他赶紧推凑过来的人回去,“咱们的差事才是清闲呢,站岗站岗!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支持(完本神站)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!找不到书请留言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