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第三百四十七章:得赏赐气消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完本神站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:m.wanbentxt.com

    尤家人把倒座房客厅都满了,陈不候没地方落脚,说嘴由斗不过他们,只得挨着陈冕摇头叹气。

    天杀的曹傕年轻时候净做些糟心事,可怜他义妹陈氏从没跟哥哥诉过苦,如今他倒是晓得她心里有多苦了。

    “首辅大人,今天你不把曹小姐交出来,可别怪我们不讲体面拿你这客厅打地铺!”

    陈冕怒目护住陈首辅,“陈家只我一个儿子,哪里来的什么曹小姐,要找你管曹家要去。”

    和陈家父子交涉的尤家的顶梁柱尤大郎。

    他老爹托着管烟杆倒在主位上吧嗒吧嗒吞云吐雾,他老娘抢来小厮手里的瓜子,吐得满地是瓜子壳。

    尤老娘拧着粗短的眉,两瓣黄牙把瓜子磕得脆响。

    “公子爷,我们就是在汝阳寻不到曹小姐才到京城来的。当初曹家可亲口承诺把曹小姐许配给我家二小子,你们一家亲可不能互相包庇啊,我们上面可有人!”

    尤老爹看着不像能事的,尤老娘说一句他就附和点头,陈冕再看和尤家孩子在地上玩的尤二郎……

    十七八岁的年纪还吊两串鼻涕泡,见了自家人笑呵呵,陈冕一看过去他就虎了脸。

    尤大郎的妻子照顾孩子顺带要替小叔子擦鼻涕,孩子的吵闹声和她的骂声混在一起分外刺耳。

    一群混不吝,难怪秋风打到这儿来!

    陈家小厮跳进门来“老爷,公子,五城兵马司和都察院都来人了!”

    不多时两班人马把倒座房围起来,地上的孩子顿时不敢闹了,尤二郎跟着躲到尤老娘脚边去,嚷着“娘救我”。

    陈冕眉梢一挑,原来是纸老虎一戳就穿。

    都察院先上来人,陈冕瞧了眼险些破功,通报的小厮看见他的神色往门边靠了靠,巡城御史归都察院管,他没谎报‘军情’啊。

    巡城御史捏了巾子点了点汗,芝麻开花的扎染晃得尤老娘眼角抽搐,忒俗气的品味。

    “下官来迟,首辅大人和陈编修没伤了贵体吧?”说着拿利眼瞪尤家人。

    椅子搬了过来,小厮搀扶陈不候落座,陈冕清了清嗓子道“伤倒是没伤着,可家父患有旧疾,被他们乌烟瘴气的闹腾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爷!”小厮扯着嗓子惊叫。

    巡城御史看过去,陈不候倒在椅中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陈冕喝道“还不抬老爷去看大夫,实在不行就进宫求贵妃娘娘放神医出来诊治!”

    尤老娘冲上来把着门不让出,指了巡城御史鼻子骂“瞎了你的眼,他是装的你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下品泼妇,来人将她绑了,臭抹布堵了她的臭嘴。”巡城御史余光扫到尤大郎要去护老娘,脚儿迈出一翘,叫尤大郎跌了个大跟头。

    首辅家倒座房的客厅比不上二门里面的花厅,地板用的都是大理石,尤大郎这一跤跌下去将将把门牙磕掉了一半,疼得在地上打滚。

    家里能事的两个人都叫官兵拿下了,尤老爹拉着尤二郎和大儿媳妇守着一群孩子,扯着破风箱嗓子道“你们官官相护,我要告你们!”

    “对,告得你们倾家荡产!”

    尤大郎破了牙漏风仍要补上一句。

    巡城御史在他背后,伸出腿儿再踢一脚,这次力道可不轻,尤大郎扭过身没看见人呶呶直叫。

    “陈家没钱没财,不用你们告也和倾家荡产差不多!”

    尤老娘听见响声,挣了两下扭过头瞧见一个衣着富贵的公子往里面走,身后的官员面皮子倒比贵公子白几分。

    无奈她嘴堵了开不了口,呜呜咽咽蹬腿引尤大郎注意。

    尤老爹舍不得儿子挨打,惴惴拉二儿子壮胆,冲过来对贵公子嚷道“首辅怎么没钱啦,三年清知府都有十万雪花银呢,你蒙谁啊?”

    汉王只在门口站定,扫了眼里面杯盘狼藉的景象,适才看见陈不候被人抬着往医馆去,面色如土不知能不能救活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巡城御史,五城兵马司!”两班人马上前,汉王踢了一脚门边挤眉弄眼牙口不齐整的尤大郎,“都绑了,关大牢。”

    尤大郎媳妇站出来,孩子跟在她后面追,“我们可都是贵妃娘娘的娘家人,谁敢抓我们?”

    “母妃出身书香世家,怎会有这种无赖无知的娘家人,本王从小到大可没见过你们一眼,敢在本王眼皮子下打秋风……叉出去,再有大喊大叫的,不管大小先打二十板子!”

    尤家人听他一口一个‘本王’,称崔贵妃为‘母妃’,哪有不明白的,大的扯小的脸色苍白如雪。

    事情刚了,汉王被成康帝召进宫去,傍晚沉着脸回来,徐元还在他府里等着。

    他把成康帝赏的一方好砚往桌上丢,拍了大腿仍不解气。

    “齐王就是个无赖,狗盯着骨头似的专门等着挑本王的刺,今天这事刚出他就去皇上面前告状……若不是你提醒,本王可就栽了!”

    徐元拱手,把砚拾回来放到汉王手边。

    “皇上没有责怪王爷,还赏了王爷东西,便是没把齐王的话放在心上,王爷度量大,何苦与他计较?往后你来我往,胜败常有,王爷若不把控好心情反落了下乘。”

    成康帝当着李重山和秦海两位重臣夸了他一番,汉王心里挺舒畅的。

    崔贵妃知道自己还有一门子穷亲戚,且还犯了事,更是不想理。汉王把他们娘俩摘得干干净净,她还摸着汉王夸了一阵……

    “听了你的话,这气也消了,砚台你拿回去使吧,本王这儿不缺这个。”

    徐元谢过,又问“尤家人王爷打算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“曹傕还有一个女儿嘛。”汉王这会子心情美了,取来檐下的鸟嘬嘴逗了一回,“这事你不用管,本王会让尤家人老老实实闭嘴,三代以内都进不来京城。”

    翌日晌午下值,陈冕拎了一坛子泥封好酒并二斤牛肉拌菜来找徐元道谢。

    两人在马车里吃了七八分饱。

    陈冕停箸问道“你从哪里打听的尤家人和那位有牵扯?”

    徐元掀了帘子,金亭凑过脑袋,往他头上一拍“全是金亭机灵,嘴巴勤快才打听来的,没了他还真不行。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支持(完本神站)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!找不到书请留言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