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第三百六十三章:白露冷玉阶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完本神站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:m.wanbentxt.com

    李府万籁俱寂,青石板的甬道上铺了一层银光,缀在密叶细枝间的金桂悄悄绽开花蕊,顿时满院飘香。

    “碧澜姑娘……”把守小门的婆子听见脚步声,忙起身替拎着竹篮的碧澜开门。

    “多谢妈妈通融。”碧澜掏了二两银子塞给婆子。

    每到有月亮的晚上,给碧澜开门是婆子的分内事。

    起初把门婆子念着碧澜姑娘专给李夫人造胭脂,不是贵客也胜似贵客了,推了几回不肯收她的银子。后来把这事学给管妈妈听,管妈妈直念叨她脑子里塞了稻草,有了这番言论,她才敢大胆收下。

    婆子利落地把银子塞到袖里,小声道“今晚后半夜露水重,尤其是老爷书房隔壁那一片儿。伺候老爷笔墨的鹊桥常跟我们抱怨,那儿水气重,书最容易受潮,住久了人也软绵绵的提不起劲。”

    “书房可是重地,我去不得吧?”

    婆子拍胸脯道“姑娘甭担心,只在院里采露摘花,鹊桥和那几个小厮绝不敢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碧澜答应着往回走,被婆子拉住。

    “姑娘回去做什么,老婆子我不诓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误会了,我回去封几两银子给鹊桥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婆子拖着碧澜往外走,“那几个人精哪敢收你的银子?再者,平日书房里的小摆件不讨老爷喜欢了,他们就拿出去当,进项颇大。”

    那就是瞧不上她这点碎银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了,妈妈给我留个门,自己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婆子大喜,有银子拿还有饱觉睡,点头如捣蒜“诶,姑娘且去,只记住回来时把门闩扣上就成。”

    小火炉上煮着一壶泉水,室内已经有一股淡淡的茶香。

    酸枝木茶几两边各有一盏茶,望着茶烟一缕细过一缕,李重山终于忍不住开口道“秦海,你有事说事!”

    秦海抬头满脸惊诧“我没事啊,有事的不是你吗?”

    大半夜上门打搅的不是他秦海麽,现在却睁着眼睛说瞎话,说得好像是我请他来的一样。李重山抬手要拎茶壶,猛然顿住。

    对面秦海也察觉到了,摇头啧啧叹道“李重山,你是真的老了啊,空手去拎茶壶是不是傻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傻。”急促地抓起一旁的白布包住把手,又把杯子里茶倒干净,愤愤往里面注水。“撺掇宝贞公主出征西北,你到底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秦海装傻充楞道“什么怎么想的,皇上心里没这个打算,单凭我口若悬河,有用?”

    “你们瞒得倒是密不透风!你知不知道,皇上让我把兵部在西北的兵权交给公主的时候,我都快吓死了,还在想皇上是不是怀疑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海递过来干净的茶杯,“添点儿。”

    李重山一想起当时在成康帝面前的惶恐,心里就来气,扭过头不理他。“自己倒!”

    “不怕我把你这上好的紫砂壶给摔了?”秦海半笑半怒威胁道。

    那把紫砂壶可是儿子专门请名匠烧制的,李重山眼角抽搐几下,咬牙挤出几个字“算你厉害。”

    让秦海占了上风,李重山不再端着“史张弼让户部的张霁摆了一道,求到我这里,可他不是我的人,我不好在皇上面前替他说情……你,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秦海摇头道“想让你说个求字,真是太难了。这件事连你都不方便出面,难道我就可以?”

    李重山瞪圆了眼,“你不是常和齐王来往吗,我可听说齐王没少给你送好东西,想拉拢的意思不言而喻,你跟我装傻?”

    “齐王想拉拢我是不假,可户部工部吏部的尚书也都收了他的礼。”

    齐王是广撒网多捞鱼,最后把能干的拢到麾下,再寻个由头打发那些浑水摸鱼的。

    秦海和李重山同时一叹。

    “给你推荐一个人,”秦海忽然眼睛发亮,“齐王这条路行不通,不是有汉王嘛。他手下有个叫徐元的修撰,和你儿子是同窗。”

    李重山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秦海踹他一脚,“越老越娘们心思,你都六十啦,护得了儿子一时,护不了一辈子。当初你让他考功名,就该想到日后会有这么一天。”

    李重山不阴不阳道“我不像你有十个儿子再跟前尽孝,没了哪个都无所谓……巴巴地上赶着把儿子送上战场,这种绝情的事,我可做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秦海这些年早习惯了李重山时不时的一句阳奉阴违。

    送秦璨去西北,难道他当爹的就乐意吗?还不是因为成康帝的一句“宝贞此去势单力薄”,他才狠了心向皇上举荐自己的亲儿子,美其名曰给儿子谋个锦绣前程。

    只有他自己知道,皇上是在防备他们这些先皇的旧臣。

    “重山,一展眼就是第十五个年头了。”

    许是因为史张弼勾起了两人的回忆,李重山点头,跟着叹道“是啊,太子把我们喊到榻前嘱咐的每一句话,还在我耳边打转。”

    “十五年过去了,一切都和太子临终前预料的一样皇上无功无过,国家在二十年之内不受外族大肆侵扰,世子封王以后成亲生子……现如今,只剩最后一件了。”

    李重山的声音沉了下去“承平王生下来就胆小,这些年虽然把他的性子磨出来了,离推翻皇上登基还是远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承平王难成大器,让宝贞公主继位不是不行,只是难度有点大而已。”秦海沉吟道。

    李重山拍桌,蹭地站起来“秦海你疯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疯。”秦海跟着站起来,“承平王是太子的血脉,宝贞公主也是太子的血脉,而且能文能武,为什么不能成为女帝?”

    这个想法太大胆了,李重山在桌边绕了两圈,还是无法赞同秦海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如果宝贞公主登上帝位,那顺位继承的只有阮妙菱,难道大宋要出两位女帝不成?”

    “有一就有二,女子难道不如男?李大人的思想未免肤浅了些。”

    屋里你一言我一语争执声不断。

    玉阶下的桂花花蕊在冷月下娇弱地坠地,“啪”地打在阮妙菱心上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支持(完本神站)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!找不到书请留言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