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第三百六十五章:谋一个平安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完本神站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:m.wanbentxt.com

    闹了一刻,金亭最终没敢真把泼了鸡血的棍棒招呼到阮妙菱头上,因为那头徐元一直攒着眉瞪他。

    等两人肩并肩走进书房,金亭泄了劲丢开棍棒,兔月还胆怯地捏着他的衣角,最淡然的只有香巧,护着肚子慢悠悠回屋。

    金亭忙牵着兔月追过去,“夫人既没去西北,怎么不见问儿跟着一起回来?”

    兔月心下也好奇,听到金亭发问,表露的全是对问儿的关切之意,刚给他倒的茶当即摔到了地上,把坐着说话的两人惊了一跳。

    香巧正要开口问,金亭抬手及时止住了她,道“想是被我那一番妖魔鬼怪的胡言给惊着了,别怪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手软……”兔月含了哭腔,飞速捡起几块碎瓷片,风似的踅出去,躲在檐下的柱子后不再进来。

    冷不防被搅和,金亭另起了话头道“那天皇上召夫人进宫,去的不是你吧?”

    香巧点头,“小姐原想随着大军去西北,临行前突然改了主意,先使问儿打头阵。”

    最近京里京外都不平静,单陈不候一个人就牵连出两起事,这个时候夫人留下来是再好不过的。

    一来公子觉得身后有人需要护佑,行事更能谨慎些。二则夫人足智,常在无形中就把事情给办妥了,很少招致祸患。

    金亭敲了下桌,道“这些日子夫人不晓得在哪里落脚,今晚回来得突然,想必一会儿还要走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撑腿起身,嘱咐香巧“你也别太劳神,服侍有我和兔月呢。”

    阖了房门出来,金亭见兔月抱膝蹲在台阶上,手里捻着一枚带绿叶的桂花呼噜呼噜转圈圈,笑了下,跟着蹲过去。

    “摔了杯子,怎么反倒是你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“家里每个人都有事情可做,上阵杀敌,双身子养胎,洒扫,做饭……独我一个没有!”兔月略歪头,只敢盯着金亭靠在膝盖上的下巴看,“金亭哥哥,是不是因为我很没用,才被留在家里?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。”金亭捏了下她柔软的脸蛋,“我跟在夫人身边的日子不长,却知道夫人手下从不养闲人。若你当真没有一点用处,她肯出钱送你念书,把服侍香巧养胎的大任交到你的手中?”

    小丫头心活,若没人在前面引导,也容易钻进死胡同。

    “可别小看了养胎这事,一个弄不好,是会一尸两命的。”金亭先唬一唬她,再安抚道“我且问你,夫人为什么不留下问儿照顾香巧,或是从外面雇个娴熟的妇人呢?”

    兔月转眼睛想了须臾,答道“问儿武功好,却是个炮仗性格,外面雇来的妇人不知根底,小姐是担心对香巧姐姐不利。”

    金亭颇为满意兔月心思能这样活泛,忍不住伸出手摸摸她的头发,不吝夸道“你心细,照顾人最合适不过了。而且外人不知道你会识文断字,对你不会怎么防备,可不是留了把柄在你手里?”

    “我要把柄做什么呀?”兔月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金亭没有不耐烦,怕吵着香巧,便拉着她走到院门口,细心解释“但凡与人有人情往来的,在哪里都有几分体面,哪个不是为了一个‘利’字?要么利己,要么利家人,说大了天就是利他们的主子。你揪着了他们的小辫,他们为了体面,就得委身巴结你,还敢想着给你使绊子吗?”

    兔月似懂非懂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慢慢琢磨吧,有什么不懂的再来问哥哥。”

    拍拍她的肩,金亭拔腿往书房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书房里又点了一盏灯,比之前亮堂了许多。

    阮妙菱在屋里转了一圈,看见掀开一半铺在木床上的锦被,屏风上挂着她给徐元准备的漳绒里披风。屏风一角落地立了一架雕花洗脸架,雕花下面嵌着一面水银镜,底下香胰子、木梳齐整摆作一排,脸盆里还留着半盆清亮的水,帕子就搭在盆沿上。

    “这些天就睡在书房?”

    她回来之前,徐元睡了一阵突然想起下半晌修书时遗漏了一句,披了外衣起来刚点上灯,不知怎么隐约听到有人敲门,纸笔还乱成一团堆在案上。

    阮妙菱问的时候,他刚补好,转过来道“香巧他们几个没少喊我回屋睡,但咱们不是亏待了谢敏嘛,补偿不了他,还不能让香巧住得好些?”

    定睛迎着烛火把她此时的样貌看了好一会儿,徐元咂咂嘴道“化成这个样子,真不像你。”手往洗脸架伸去,作势要拿帕子给她洗脸。

    她赶紧躲开,笑道“我一会儿还回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回哪去?”徐元果真不硬来,而是浸入盆里,拿香胰子洗手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回你的好同窗李博章的家。”

    想起李博章看她时古怪的眼神,阮妙菱心里毛毛的,踱过来拣来帕子包住他的手,问道“你以前可有跟他提过我?”

    徐元也不问是怎么提法,攒眉问道“他疑心你了?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一点。”

    擦了手,徐元牵着她坐下。“李博章待人待人平和,和他交心的却没有几人,大概是因为他生了一双能看透人的眼睛。我和他来往,都不敢多讲一句话,既然他起了疑心,你还是尽快从李府出来。”

    阮妙菱挨着他笑了笑,两眉不由翘起,“你就不担心他主动试探,是因为对我有意?”

    虽然很想顺着她的话哄下去,但对象是李家人,徐元不敢大意,老老实实说道“李博章是个极为克制的人,一半是因为他本就洁身自好,另一半来自李大人对他的约束。”

    “约束”两字被徐元咬得很重,阮妙菱想了想,不确定地问“难道李家早给李博章订了亲?”

    徐元点头,“说来也怪,和李家定亲的人家并不是大富大贵,至多算得上书香门第,李大人却没有一点嫌弃的意思。这几年,朝中的大员甚至听过他感叹自己的儿子配不上人家。为了使这门亲事门当户对,李夫人肃清了李博章的院子,添了好多三十好几的妇人,生生断了那些丫鬟们的门路。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支持(完本神站)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!找不到书请留言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