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第三百六十八章:凭空来刁难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完本神站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:m.wanbentxt.com

    东方亮不便长久逗留在后宫,辞了崔贵妃,又把阮妙菱拉到院里的大水缸边叮嘱几句,便要回他的花房采花做胭脂。

    “小祖宗,几岁的人了,扭着我的衣裳不放,也不怕宫女太监们看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,他看见阮妙菱一双闪着水光的眼睛,只后悔自己想事太快,没把小姑娘的心思考虑在内。

    趴在栏杆上闲话的宫女,廊下走动的公公,听到他这番嫌弃的话无不拿别样的目光去看阮妙菱,心里不定在说她不晓事,到了宫里还似在自家一样扭扭捏捏,作女儿态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在害怕,怕师傅又丢下她不管。

    想起她在马车上讲的那些话,流水账似的没什么感情,仔细揣摩,着实叫人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他是见过世面,通晓上下几千年文化的人,看多了,心也就淡了。

    而她不同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女子所能接受的程度,是知道自己重生了,然后竭尽全力改变轨迹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说大胆也大胆,可千古以来的女孩子总有胆子小的时候,各有各的不同,这时就需要有个能撑起一片天的长者,在前面前头引路。

    “花房男的多,女的少,你跟着我去,只怕有人会提刀架在我脖子上……以后,每三天我会进宫一次,你专心在这里给贵妃娘娘造脂粉。”怕她不信,东方亮又把花房的地址说给她。

    “我就在宫里,没人敢动你半根汗毛,如果有,我下药毒死他!”东方亮咬牙道。

    听他愤慨万分立下誓言,阮妙菱心下暗笑,她作出眼泪汪汪原就是要诓东方亮说出做事的地方,如果她在后宫遇到难处,也好请人去告知他一声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还未张口,东方亮自己全都抖擞出来了,莫非是她演得太楚楚可怜,使得冰雕的心也融化了?

    她嘴上还是老实地应了,回来就被崔贵妃宫里二等宫女带到配殿住下。

    宫里行走,张嘴求人不如银子开道好使,她的身份不允许她有钱,何况二等宫女也不差几个铜子儿使用。

    在土里土气的包袱里翻了一阵,后面两个直直射来的目光几乎要烧了她的背,阮妙菱才摸出四瓶桂花纯露递给她们。

    “手艺粗糙,姐姐们别嫌弃。”

    另外两瓶是给没来的两个二等宫女准备的,想她们回去会自己分配,阮妙菱也不多说。

    宫女接过道谢,脸上有了喜色。

    先前她们看见阮妙菱在院里拉扯神医,以为她是个娇气的,打算晾她一晾,坐了冷板凳,侍奉在贵妃娘娘跟前才不至于失礼。

    谁想她竟是个‘惯犯’,出手大方不说,行事还有道理。嘴巴该甜的甜,该缄口的绝不多提,一时就喜欢她了,坐在陪着说了一刻的话,就连名字也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“我和红兰都有个双生妹妹,也是二等宫女,适才送神医去花房的就是她们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叫红梅,挨着她坐的是红兰,话不多,眼中的情绪却很足,只需看一眼就知道她是在听人说话,没有走神。

    阮妙菱在家话也多,平日都是和问儿、兔月闲磕牙,如今没了她们在身边,又是进宫第一天,手头上没有活做,有红梅和红兰一起说话,就当打发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猜姐姐们的妹妹,一定有一个叫红竹,一个叫红菊。”

    红梅吃吃笑道“碧澜姑娘猜错了,娘娘就是怕别人像你这么编排,请还是十三皇子的汉王赐名,最后得了丝竹、丝菊。这样一来,四个名儿里都有丝,既合了娘娘的心意,又不至让我们姐妹四个装似离分。”

    话刚落,一等宫女青鱼推门进来“彩彩公主过来了,你们两个还在这里多清闲,快去烧水沏茶!”

    红梅、红兰把瓶子往袖里藏,脚底抹油般滑出配殿,青鱼却没立刻跟上去。

    “碧澜姑娘看看还需要添置些什么,尽管吩咐我,等禀了娘娘,就给你搬来。”

    阮妙菱不由感叹。

    以前她身边伺候的只有问儿和兔月两个,别的丫鬟也有,却只在院里洒扫擦抹。她对问儿和兔月都一样看待,没有刻意拘着她们的性子,分什么一等二等,自然就看不出不同。

    青鸟是四个一等宫女中排最末的,负责崔贵妃的脂粉、烟、茶,虽是老幺,说话做事却比二等宫女要高明许多。

    无所求,就是有所求。

    阮妙菱摸出腰带里藏的四个鸽子蛋大小的描花鸟虫鱼的白瓷罐,“适才问了红梅姐姐才知,青鱼姐姐几个的名儿和这一副瓷罐很是登对。这四盒权当薄礼,孝敬四位青姐姐。”

    青鱼推了两回,还是阮妙菱扭开盖子给她闻,味道清香畅爽,这才肯收。

    “姐姐方才说彩彩公主,可是大人物?”

    青鱼学着阮妙菱的招,把瓷罐藏在腰间,记起昔日彩彩公主的做派,撇撇嘴,说出来的还是好话。

    “不是大人物,却也是响当当的小人物。因为是贵妃娘娘的爱女,你师傅造出的好些胭脂,都进了她的妆奁……这次你师傅把你接进宫来,便是因为花房的人尽要给公主添出嫁的妆奁,才使你过来专给娘娘造胭脂。”

    阮妙菱还要问,门又开了,闯进来一个和青鱼穿同色衣裳的宫女。

    青鱼喊了一声“青重”,她才知是那个名字和“虫”同音的一等宫女。

    “公主今晚要在娘娘宫里留宿,说要住这儿。”青重喘着细气,一脸为难的和青鱼打眼色。

    寻常公主要留宿,都住东配殿,今天不知听哪个嘴碎的说西配殿住进来一位姑娘,嚷着就要搬过来。青花在屋里伺候,听了惊出一身汗,忙给青鸟递眼色,差遣她出来‘调兵遣将’,今早把西配殿腾出来。

    青花是一等宫女里最有话语权的,安排阮妙菱住在哪一间屋子,吃些什么,都可以不向崔贵妃禀报。偏生彩彩公主要来作乱,指明要西配殿。

    她如果说不行,彩彩公主必定要闹嚷,惊扰了歇在内殿的皇上,谁都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青鱼思量片刻,道“那让碧澜姑娘住到东配殿。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支持(完本神站)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!找不到书请留言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