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:改名字取乐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完本神站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:m.wanbentxt.com

    天不亮,房门就不停的“砰砰”作响,在宫里阮妙菱也不敢深睡,敲打第三声便撑起身,嘴里应着,下地去开门。

    丝竹满面泪痕挨在门上,见她出来,上前扯住她的袖子,两膝点地,哭道:“求姑娘救救姐姐们。”

    阮妙菱仔细问了一遍,丝竹把昨夜彩彩公主如何闻到红梅和红兰身上的香味,非但把她们的桂花纯露据为己有,还将她们赶到院里跪了一晚上。

    四更将近快过时,红梅因为身上不爽快,又在凉夜里久跪,寒气侵体,软趴趴倒下去不见起来。红兰使劲推她喊她,全不奏效,摸着她半冷半热的额头,知道事不妙,可又不敢吵醒彩彩公主。

    丝菊整夜都守着她们,实在没人可商量了,跑去推醒青鱼。

    丝竹哭噎道:“青鱼只在我们几个小的面前横,真遇着大事了,靠她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擦把脸。”阮妙菱对着镜子三两下绾了个松松的髻,拣两对儿珠花簪住了事,转过头丝竹的脸已经干净了。

    “昨日和你姐姐们说话,我看红兰不太像能言善辩的。”有些逆来顺受的意思,阮妙菱只把这话吞在肚里,携丝竹出门边走边道:“丝菊既然告诉了青鱼,那边青花再迟些也会知道的,咱们先不去烦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丝竹肿着桃儿似的两只眼睛,问道:“既不去找娘娘求助,还能求谁?”

    “解铃还须系铃人。”

    彩彩公主从不缺纯露使用,何况是宫女用过之物,她岂会稀罕。她折腾红梅和红兰跪这一夜,无非是借她们的刀,来诛她的心。

    这个下马威来得莫名其妙,她连人都没见到,就哐哐地从头顶上砸下来,不是无事生非是什么?

    红兰还在院里跪着,小脸苍白得像刷了一层米糊,因跪了一夜,腿力渐渐不支,身子歪歪斜斜的要倒不倒。

    只是不见红梅。

    丝菊从正殿那边的廊下穿过来,叽叽咕咕对阮妙菱道:“青鸟姐姐已经喊人把红梅姐姐抬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东配殿正门突然开启,里面走出来一名宫女,穿着打扮比丝菊她们好许多,戴的珠花、耳环、手链都是成套的。

    “大清早就听见外头成堆的鸟叫声,闹得耳朵疼,吵了我们不要紧,假使吵着公主,吃亏的可全是你们!”

    丝菊丝竹顿觉反感,脸上摆出不屑。

    同为二等宫女,在彩彩公主的宫里养出来的就是和别处不一样,刁钻不说,规矩也没学好。

    “兔悦儿,外头什么人呀,吵吵闹闹的?”

    宫女对里面扬声道:“启禀公主,是造胭脂的女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带进来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宫女应是,侧身让出道路,挑眉道:“女先生请吧!”

    “姑娘……”丝竹和丝菊一左一右扯住阮妙菱,几不可见地摇头,她这一进去就是入了狼窟,不死都得掉层皮少几斤肉。

    阮妙菱只当没看见,冷脸挣脱她们,一步一趋跟着宫女兔悦儿进来。

    此时外面天将放明,隐隐透出些光亮,却不及东配殿中的光芒刺眼,阮妙菱抬手遮了下,看见手背后的光影处坐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天将亮了,屋里太亮了亏眼睛,奴婢去熄几盏。”立在彩彩公主身侧的宫女说着,退到一边吹灭了两排蜜蜡,却没再回来。

    彩彩公主披散着一头秀丽浓黑的长发,像是刚醒不久的样子,衣服穿得倒是一丝不苟,没落下一粒盘扣。她挨着炕几,一下有一下没的敲打着几上的瓷缸,里面的两尾鱼受惊四面游动。

    “母妃说你叫碧澜,我怎么听都觉着像丫鬟的名字,假如给你个机会,你改不改?”

    阮妙菱不疾不徐道:“名字是父母赏赐的,如同身体发肤,不能随意更改。”

    彩彩公主拿小网兜伸到瓷缸里,搅得底下的石粒子哗哗乱响,两尾鱼转的昏天黑地,她嘴里笑着,道:“听说你无父无母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待我如父如母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执意不改?”彩彩公主不再搅鱼,丢开网兜,翻身到炕上盘膝而坐,“兔悦儿,立即去母妃那儿通禀一声,把这不识趣的女先生辞了!”

    兔悦儿道:“公主,女先生乃是神医的爱徒,若是辞了,娘娘不好跟神医交待啊。”

    彩彩公主脸上挂着甜腻腻的笑容,“女先生给谁造胭脂不是造,母妃辞了她,我就把她请去,专门为我做脂粉。”

    只怕做脂粉是假,以此为由教训她是真,阮妙菱心里嘀咕一阵,福身道:“说起改名字,我倒想起一桩和公主有关的事来,现今翰林院有位徐修撰,他家的夫人身边就有个服侍起居的丫鬟,名叫兔月。适才公主一喊,我还以为徐夫人在此地呢。”

    兔悦儿背脊一凉,心下如惶似恐,腿股颤颤,有心退到殿外,可彩彩公主没有下令,她就动不得分毫。

    彩彩公主的指甲把袖边的金线压了又压,“徐夫人几时给丫鬟起的名字?”

    阮妙菱道:“不曾起名,这名字是丫鬟打从娘胎出来就有的,一直没有更改。”

    兔悦儿脸色已是惨白,攥着袖子大气不敢出。

    公主最忌讳和别人用同样的东西,就是身边所用的宫女太监,只要和别人重了名儿的,轻则改掉,重则打死。偏生那么不凑巧,徐夫人虽没和公主见过面,却因她抢了公主的玩伴卿池小姐,自此被公主记恨上了。

    如今自己和徐夫人的丫鬟重名,打一顿算轻的了,怕就怕保不住性命。

    “有女先生陪着说这么会儿话了,我这气也消了,叫红兰别跪着了……教人看了去,我脸上臊得慌。”

    和熄烛的宫女吩咐过了,彩彩公主又对阮妙菱道:“起先让女先生改名字,是和你开玩笑的,别放在心上啊。这深宫大院,我一个人总是闷得慌,才会给自己找找乐子寻开心。这下可好了,有了你,我也就找着伴儿啦。”

    道了句“承蒙抬爱”,阮妙菱估摸彩彩公主这会子没工夫搭理她,便从东配殿里出来。

    支持(完本神站)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!找不到书请留言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