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:天真齐王妃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完本神站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:m.wanbentxt.com

    世宦破茧第三百九十四章:天真齐王妃山腰的风一阵一阵的吹过来,虽然没有山顶的喧嚣,吹在身上,还是有一些冷意。

    张芝兰在袖中紧紧捏着手指。

    她在预测问题抛出去以后,东方亮大概会怎么回复她。

    不过才过了一息,东方亮就忍不住开口催促道:“别拖拖拉拉,方才你浪费掉的时间,足够我救活一个病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阮妙菱,她是不是重生之人?”

    “啥子?”东方亮惊讶得不禁蹦出了乡音。

    张芝兰当即怔愣。

    他拍腹哈哈大笑,笑得东倒西歪,后来直接趴在草地上,手握成拳不住地捶地。

    “笑死人了,小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东方亮艰难地从眼睛里挤出两滴眼泪,脸已经笑僵了。“你看多了吧?”

    张芝兰的脸腾的变成了一团火烧云。

    阮妙菱真的不是重生的吗?

    她看过好多描述,那种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成熟气韵,还有异于常人的手段,这些都能在阮妙菱身上找到例证。

    东方亮半撑着身子,先前他是装的,看到张芝兰一副匪夷所思的样子,真的乐了。

    “误人啊,误人啊……我徒弟若真的是重生之人,会嫁给徐元那个没有前途的毛小子?”

    他不解气地哼了哼。

    “故事里结局,不都是某某小姐和王爷或者皇上终成眷属嘛。”

    张芝兰已经缓过劲来,心想没准是东方亮糊弄她的呢。

    毕竟那是他的亲传弟子。

    “先生知道的挺多,故事误我,难道就没有误先生你?”

    她抿嘴淡淡笑道:“据我所知,不分男女。”

    东方亮的眼睛转了转,“啊……这个嘛……其实我是被迫的。”

    为了了解女儿的心思,他曾经可是冒着自戳双目的风险,以身试毒啊。

    张芝兰看出他已经露出不想再谈的意思,及时把这事翻过一篇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,我想请先生和我做个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东方亮把带来的菜都吃干净了,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,原地蹦了蹦。

    张芝兰立刻随他站起来,“先生难道不想名垂青史吗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她就看到东方亮以一种看异类的眼神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王妃希望在下名垂青史给谁看?”

    是啊,给谁看呢,张芝兰自己也想不通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都不是他们所熟悉的,不知道过去,不知道将来,就像摸着石头过河。

    “人生在世,总要有一点奔头,先生不是很喜欢银子吗,我可以给你。”

    东方亮哼笑,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齐王妃,你知道我以前是什么出身吗?”

    张芝兰想起他提过停尸房,还有他精湛的医术,道:“大夫。”

    “错。”东方亮摇头,很坚定地说道:“我,是军医。”

    “呵,不还是大夫麽。”张芝兰想不出两者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东方亮失望地看了张芝兰一眼。

    “军在前,医在后,我不是单纯的大夫。王妃想要收买我,或者说招揽我,只这一次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再有一次,他会一口口水喷在她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“既然我不能说动你,便也不会勉强……但我还是希望先生看到不平事的时候,尽量不要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东方亮把酒壶别在腰上,“看我心情吧,王妃该回去了,你的丫鬟想必很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齐王妃颔首:“再会。”

    “您慢走,不送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东方亮走向另一条路,两人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#

    金亭听到敲门声,心里正疑惑,开门一看,顿时觉得阴沉沉地天都明亮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!”

    他赶紧侧身,生怕她只是在门口站一会儿就走,忙道:“夫人快进来,兔月和香巧都很想你呢。”

    有人欢迎,阮妙菱自然很高兴,一边往里走,一边问道:“谢敏和香巧还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金亭道:“本来要搬走的,但香巧肚子越来越大了,搬出去一时又找不到能信任的婆子,公子就让谢敏大人暂时寄住在府里,等香巧生下孩子,再搬出去住。”

    阮妙菱点点头,“这样安排挺妥当的,最近家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?”

    金亭一愣,下意识道:“没什么事啊,公子照样很忙,兔月装病也很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金亭绞尽脑汁又想了想,忽然道:“有,顾氏和冉小姐没了,顾家来人请公子和夫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发生了糟糕的事。

    阮妙菱暂时不去香巧的院子,就在堂屋里坐着,细细盘问了顾氏和徐冉生病的经过。

    “先前夫人不在家的时候,小的去过好几次另一个徐家,请了大夫给她们瞧病,只说是因为丧夫丧父导致的嗜睡,等精神养好了,这病自然而然就会好。”

    可谁知道,这么拖啊拖,两个人嘎嘣一下就没了。

    “又是嗜睡……”

    阮妙菱喃喃着。

    上次在崔贵妃那里见到成康帝,他也是嗜睡,不过那时他是真的犯困了,在崔贵妃那儿睡了一觉,离开的时候又是精神十足。

    可是拖了好久以后,成康帝还是病倒了,连太医院都查不出病因。

    她问道:“顾氏卧病期间,除了你去过之外,还有谁去看望过她们?”

    这事金亭已经查过了,很快答道:“除了小的,还有顾成铭顾大人。因为他是顾氏的兄弟,去探望也没人会非议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去看望顾氏时,有没有给她请大夫,或者带什么东西给她吃?”

    金亭道:“大夫倒是请过,也开了药方,不过顾氏嫌再抓一副药费钱,就没有用后来的大夫开的药方。”

    他又回想前去打听的探子的话,说道:“听说顾大人曾经抱着一盆天棘盆景去看望过顾氏,后来冉小姐失手打碎了盆景,顾大人心疼,换了一个瓷盆以后,就把盆景抱走了。”

    天棘盆景吗?

    她还记得在李重山的暖阁里见过,甚至她还亲手把天棘盆景送到了李府。

    莫非问题出在天棘盆景上?

    可是顾成铭为什么还加害自己的姊妹呢?要是事情曝露了,对他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阮妙菱一时间想不通,起身去徐元平日办公的书房,打算找两本医书看看。

    现在她才知道会医术是一件好事,可惜她学不会……

    。手机版网址:m.

    支持(完本神站)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!找不到书请留言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