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:西北有音讯(1/2)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完本神站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:m.wanbentxt.com

    世宦破茧第四百零五章:西北有音讯大人来得快,走得也快,阮延起从沉思中回神的时候,整个西府又重新归于沉寂。

    有道是“山高皇帝远”,京城的人管不到他,可他不也不清楚那里如今的动向吗。

    论起来,其实两边没吃亏,但也赚不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弟媳交待了,就照做呗,她总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头刚起,很快把后面的话给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郭睿从刑部尚书晋升次辅之后,没忘记以前跟在他身边做事的秦钊,有事没事都会叫他过去说点东西。

    这天,秦钊刚从郭睿处回来,一进值房,就瞧见平日不怎么来值房的秦阶坐在屋子里的大圈椅中。

    愣了愣,秦钊顶着一房人似有若无看戏的目光,走到最里的一间屋。

    值房的屋子就这点好,往明间一站,左右两边都能一眼看到底。

    所以其他几个当值的官员虽然好奇,但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去看,手里捏着笔,耳朵竖得尖尖的,装模作样在想事情。

    因为不是在家中,秦钊虽然是秦阶的兄长,此时也不得不称呼他一声“大人”。

    秦阶倒也没端着架子,睃了一眼其他人,几人顿时慌慌张张,一个说“我的笔哪儿去了”,一个左扭右扭嘴里嚷着找纸。

    “笔不在你手里捏着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的纸也……”

    秦钊早惯了他们这样的习性,问道:“有很要紧的事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秦阶眉头蹙了蹙,再看那几个人,终于不耐烦说道:“你们回避一下。”

    上峰的话他们岂敢不听,况且秦阶还是锦衣卫出身,眨眼间就能割了他们脑袋的那种狠角色,几个相互递眼色,提着衣角挤出门去。

    “八哥哥又到郭次辅那里去了?”

    秦钊一笑,“虽然你离开了锦衣卫,但还是什么事都逃不过十弟你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他没觉着去见郭次辅不对,人家毕竟指点过自己一二,算半个师傅了,学会去见师傅,那是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秦阶看着不像是关心这种小事,“八哥哥去见次辅说了什么内容,我不会过问,只是想提醒八哥哥尽量和郭大人保持距离。”

    “郭大人是出……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他这样的神情,这样的语气,很难不让人往这方面想。

    秦钊似乎记得郭睿不是会给自己添麻烦的人,因为郭睿本身就很怕麻烦。

    上次见到他的时候,他还说做次辅挺好的,天塌下来了也还有首辅顶着……

    “没,郭睿怎么会惹事。”秦阶给八哥哥吃了定心丸,又道:“快入冬了,京城的风会刮得比较猛烈,风向也多变,别人我不管,只有八哥哥我是最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秦钊摸了摸后脑勺,“我这么不让人省心麽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以八哥哥的性子,秦阶完全不用担心,但他和郭睿多少有些牵连……害人之心不可有,但防人之心该备的还是得备着。

    谁会嫌弃自己家里的药多呢。

    总有用得着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小姐这病还要装多久啊……”

    兔月撑着脑袋,蔫蔫的问正倒在廊下藤椅里的阮妙菱。

    每天家里都弥漫着浓浓的苦药味,不吃也腻了。

    捏着两个颜色不同的瓷瓶,阮妙菱把里面的膏脂混在一起,摸到手背上,静静等着是否会有不适的反应。

    听到兔月不太精神的话,分出心来,道:“越久越好,你要是在家里待得闷了,等晚上没什么人盯着咱家了,让金亭带你出去转转,解解闷哈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不闷,是怕小姐闷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闷啊,天天都有事可做,一刻也没闲着。”

    金亭刚进院子,听到这话脚下闪了闪,夫人您倒是不闷,可不知道把公子闷成什么样了。

    阮妙菱看到金亭来了,就晓得他肯定带了不少消息回来。

    “怎样,哪些事成了?”

    金亭先捡她最关心的事说,“公主所带领的大军已经顺利到达青海卫,秦家九公子刚到就生了场小病,但没有大碍,只是不服水土而已。”

    兔月道:“那问儿姐姐呢?”

    “她好着呐,不管到哪儿都能活蹦乱跳,听传信回来的人说草原上有个姑娘一顿能吃二斤牛肉干,想必就是问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啊。”阮妙菱也惊着了。

    但她也表示理解,从前问儿跟在她身边,就没做几样粗活,一天下来耗费不了多少力气。

    可在战场上就不一样了,那是要真刀真枪实打实地去干的,拼的就是体力。

    金亭追加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