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:为夫的亲笔(1/2)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完本神站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:m.wanbentxt.com

    世宦破茧第四百零六章:为夫的亲笔窝边的兔子被兔月喂饱以后,天一擦黑,徐元怀里抱一卷画喜笑颜开的进门来。

    他今天要比平日回得晚些,早晨出门的时候手里还是空的,必是又去了哪个地方淘宝贝。

    金亭摆好了饭出来,和徐元擦肩而过,从他身上嗅到了一股墨香味,还有淡淡的浆糊水味道。

    公子去了装裱坊?

    “回来晚了,你等很久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徐元把画放到博古架上,一边的架子上已经放好了洗脸洗手的水,浸水洗了几洗,他才坐到饭桌上。

    阮妙菱侧首,乌溜溜的眼睛盯着他,要从他脸上看出来点东西。

    “回得晚倒不打紧,最近不管事大事小,你肯定都要分出一点心思去料理的……”她体贴地安慰了几句,才把自己的希望讲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还是让金亭跟你一块出门,万一你在汉王府或是翰林院支不开身,还能吩咐他回家告诉我们一声。”

    徐元夹了一筷子菜到她碗里,说再晾他几天。“这次若轻易饶了他,以后不得横到我头上来?”

    他的菱菱就是心肠软,有香巧和兔月两个一左一右央求,这就架不住来求他了。

    话才说完,阮妙菱夹起他塞过来的菜,分外用力地摁在他碗里。

    这可把徐元整得懵了,就听到她说吃饱了,可听语气分明像被气饱的。

    “谁给你气受了?”

    徐元也不吃了,停了筷子挪到她身边,心里微微窃喜,眉梢便不由自主飞扬起来。

    菱菱使性子的样子,看起来就和果子一样,得用他哄才成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生气……”阮妙菱侧首,就看见他那洋洋自得的笑脸,“真的吃不下。”

    徐元就着她的碗筷吃了一口饭菜,立刻板起脸说做成这样,他也吃不下。“金亭用人不当,旧错未消又添新错,留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看他长身而起,阮妙菱一把抓住他的衣袖,就怕他下一刻真的要辞了金亭。

    “徐元,你真的不懂?”

    徐元反问:“我该懂什么?”

    她像一只鼓囊囊的球突然泄了气一般,“不懂就不懂吧,下次别再给我夹菜了,我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了!”

    徐元忽然大喊,反手扣住她的手腕,呵呵呵地笑,宛如傻子。“我明天就带金亭去,早回晚回都让他来告诉你一声……那,以后我还能给你夹菜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是你的事情,问我有用吗。”阮妙菱别过脸浅浅一笑,随即正色道:“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徐元应声跟着坐下,美滋滋地把碗里的菜又送她碗里。

    吃过饭,徐元去书房写字,最后一笔写尽才喊金亭进来。

    “有新衣裳吗?”

    最近没年没节的,金亭哪想得起做新衣裳,不过去年来京城的时候,徐夫人给他准备了好几身,到现在还没穿完呢。

    “有,不过是去年的。”

    徐元颔首,让他明天换上簇新的衣裳,送他去上值,连送午饭的差事也一并给了。

    “让你跟,并不代表本公子原谅了你上次的所作所为。”

    金亭说他明白,“公子是在给小的将功赎罪的机会,当然,也是夫人心善。”

    话说得没错,但徐元还是瞪了金亭一眼。

    “夫人心善,那是因为她信任你们,认为你们个个都非池中物,所以你们平日里有些不恭不敬的举动,她也当没看见……”

    徐元离开桌案,金亭忙上前捡起毛笔就着旁边的笔洗,把笔毫淘洗干净。

    “她可以不放在心上,我可不会……以后你们再敢把主意打到她头上,不管你们是从小跟着她长大的,还是官员的夫人,亦或我的人,统统别想在我这儿讨到好处!”

    金亭听得满头汗,当即就在桌案旁边跪下。

    “小的谨记在心,以后绝不再犯。”

    敲打完金亭之后,徐元也不在书房逗留,大步往房里走去。

    他不会让她在习惯有人替她夹菜以后,等不到那个回家夹菜的人。

    ?

    “你往手上抹的什么,一道白一道红的……”

    从博古架上取了画走进里间,徐元就看到妻子坐在灯下,两指挑了一点膏脂均匀地抹在手臂上,远远看就像被藤条打过留下的红痕。

    阮妙菱正在观察颜色深浅,头也不抬道:“我试一试毒药的药性。”

    徐元一个箭步冲过来抢走瓷瓶。

    “知道是毒药,你还往身上抹,八成又是东方亮哄你玩!”

    他还是忘不了上辈子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