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:此人难伺候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完本神站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:m.wanbentxt.com

    世宦破茧第四百二十章:此人难伺候这样人来人往的场合,确实给齐王创造了条件。

    大家都忙着向李重山以及李博章贺喜,谁还顾得上齐王期间和什么人见过面呢。

    徐元也想知道齐王为何找他。

    金亭说了地方,隔着重重人影指了指院门边站着的一个仆从,“他带咱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见了面,齐王也没让徐元站着,两人就在屋里慢慢地喝茶,好像外面的热闹跟他们无关似的。

    “徐修撰跟本王想象中很不一样。”齐王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徐元道:“齐王殿下在臣心中的形象一如既往。”

    谁也没说对方好还是不好,但彼此都明白对方所指的是哪方面。

    齐王道:“本王让表外甥女随军出征实属无奈之举,徐修撰不会责怪本王吧?”

    “殿下如今身负重任,每一个决定都是为了家国的安危,臣若是责怪王爷,岂不成了自私自利之人。”

    齐王听后满意的点了点头,随后两人就这么一直静默地坐着,好半晌过去了,齐王才道:“咱们也该出去了,别叫李首辅好等。”

    徐元应是,等齐王离去,他自行带着金亭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金亭跟随他左右,一直有很多话要说,可在李府消磨了一天,回了徐府,千言万语也只剩下一句:“齐王今日试探公子,是有意撬汉王的墙角?”

    徐元道:“汉王的墙角如果这么容易就被撬动,齐王也不用来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金亭说那也是,毕竟汉王手上所有的势力中,只有公子这一支跟他的牵绊最小,也最容易撬动。

    “不过啊,世上最容易的事,要想做到最好,很难哦。”金亭嘻嘻笑道。

    ·

    汉王觉得自己倒霉到家了。

    有阮妙菱在身边,他做什么都不顺,而且火气与日俱增,几天不到,他嘴上就长了两个燎泡,轻轻一碰就疼得流泪。

    “表舅舅你怎么不坐马车了?骑马最吃风沙了,你英俊的脸都变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!”汉王死死攥着缰绳,僵笑道:“男子汉的皮肤糙些才招人喜欢,外甥女你好生在车里待着吧,别让风沙吹着你漂亮的脸蛋。”

    阮妙菱撩着车帘,一双眼睛水灵灵的,看见什么都饱含笑意,“我的脸倒无所谓,就怕表舅舅嘴上的燎泡不及时医治,到最后会流脓,甚至会烂掉……”

    汉王忍不住打了个寒噤,抬手止住她往下说。

    怕了,他真的怕了,“我上马车……四范,过来给本王瞧瞧!”

    东子坐在马车外面,对车里笑道:“王爷最近少吃些辛辣油腻的菜,也不至于如此痛苦。”

    阮妙菱在车内道:“我早就提醒过他,可他不愿意听,能怪谁。”

    前面的马车里突然传出一声痛呼。

    “你下手轻点!”汉王死死忍住眼泪,瞪了好几眼四范。

    这两个燎泡真是要了他的命了!

    “王爷应该听副监军的劝,少吃些油腻之物……”四范摸出一盒清亮去火的膏药,用竹片挖了一勺,轻轻抹在燎泡上。

    汉王咬牙问:“净手了吗?”

    四范忙道:“伺候王爷,不敢有丝毫差池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用手抹,竹片忒刮人,本王不喜欢!”汉王说完,拿起竹片丢出车外。

    因有一只手在他嘴边不停地运作,汉王说话就有点不利索,慢吞吞道:“我看叶东一路上把那丫头照看得挺好,你有空多跟他学两招,也让本王过得舒坦些。”

    汉王是指叶东对各地的气候颇有研究,这才能抓住天时变化提醒阮妙菱什么时候该穿衣,吃什么对身体最好。

    四范这一辈子去的地方很少,虽然知道很多东西,却都是纸上谈兵,所以不及叶东。

    “王爷放心,我一会儿就去向叶大夫请教。”

    上了药,嘴角没那么疼了,汉王满意地翻个身,吐了口浊气。

    “还是京城的家里舒服,马车晃晃颠颠的,让人老想睡觉。”

    四范悄悄跳下马车,立刻有护卫坐到车门口,他就退到后面去找叶大夫。

    ·

    “其实王爷就是吃的太好了。”东子重新回到马上,和四范并行。

    四范无奈一笑,“那也不能什么都不给王爷吃吧。”

    东子道:“你不行,还有副监军嘛,副监军负责监督监军,王爷还能抗命不成?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今晚就开始?”

    “太突然了也不好,你得循序渐进,给留一点王爷缓冲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突然让人不吃饭,任谁听了,都不会高兴,何况还是汉王这位大爷。

    四范想了想,很快就琢磨出几道合适的菜式,不过他为了能让汉王配合,就想着把阮妙菱这边的菜也变成一样的。

    东子说道:“那你得去问问三小姐的意见,她最近食欲不是很好,对吃食不是很上心。”

    四范夹马到阮妙菱的马车外面,问道:“三小姐,我打算从今晚起更改一下王爷的菜谱,也好尽早去除王爷嘴上的燎泡,所以想请三小姐配合几日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菜谱说来我听听。”阮妙菱掀开车帘道。

    四范就把心里的几道菜说了,阮妙菱觉得还行,“就按你说的做吧,但也别做得太清淡了,炒菜的时候多放点火腿,有点肉味,王爷才吃得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三小姐体谅!”

    四范兴致冲冲地去找伙夫商量,让他们尽量把鸡鸭都关在笼子里放远些,别让汉王看到,这样汉王问起来,他也有说辞。

    又到了最期待的晚饭时分。

    汉王在车里昏昏沉沉睡了半晌,丫鬟给他擦了脸,换了身干净衣裳,他才晃晃悠悠走到桌边。

    “四范!”

    桌上四菜一汤,全是素的,让他怎么吃!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四范迈着步子上前,“这几道还合您的胃口?”

    汉王瞪着他:“你说呢?这么淡,让本王如何下口!”

    四范陪笑道:“王爷莫气,副监军桌上的菜也是这个呢,今天笼里的鸡鸭状态都不好,怕煮了肉不鲜美,让王爷吃的不高兴,这才临时更换了菜式。”

    怕他不信,四范还将伙夫找了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明鉴,今天所有的鸡鸭都蔫头呆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看在有火腿的份上,这次就不跟你们计较了。”汉王端起碗吃起来。

    。手机版网址:

    支持(完本神站)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!找不到书请留言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