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正文 第四百三十二章:寒衣冷难着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完本神站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:m.wanbentxt.com

    世宦破茧第四百三十二章:寒衣冷难着黄霸一把将汉王扛在肩上,丢到马上,四范担忧地问道:“小姐,王爷他……”

    阮妙菱道:“不是中毒,这次的药能让他暂时昏睡几天。”

    四范听说汉王没事,空抹了把汗:“那便好,对了,溪边的雪水还需要您的解药去把毒化了,以免日后咱们的将士入山,误食用溪水中毒。”

    仇大千裹了毡毯,笑呵呵提醒道:“就在汉王上马时,你们带来的士兵已经拿着解药往溪边去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的士兵都平安无事,四范好奇地问道:“为何他们都吃了烤地瓜,却没和王爷一样昏睡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品貌不好的东西向来不入汉王的眼。”阮妙菱淡淡一笑,“而且那是我烤的,不愿意给他吃。”

    “报……”

    “报!四大人,不好了!”

    四范拧眉,跑回来的人是方才去溪边采雪的士兵,难道是拿去的解药掉了?这些粗心的汉子!

    “喘口气好好说话!”

    “四大人,溪边……溪边有鞑,鞑子!他们正在溪边喝水,属下没敢走近,便先回来通报……”

    在山上遇到鞑子,而且是在数量不清楚的情况下,除了昏睡在马背上的汉王,所有人都知道这里面的不确定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想趁落雪时攻城?”黄良请命道:“小姐,你们先回营,我潜进林中查探,一刻钟便跟上队伍。”

    仇大千也请求同去。

    阮妙菱同意了黄良的请求,把仇大千分配到汉王身边,“回去通知后营随时警戒,保护监军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姐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去城门,黄良不管探没探到敌方人数,必须在一刻钟后从小道赶过来!”

    黄良抱拳:“属下,听命!”

    ·

    城门,凹凸的城墙上,雪越堆越厚,寒气一寸一寸侵入守城士兵的铁衣。

    “天是越来越冷了,今年的冬衣会按时发放吗?”

    “往年虽然迟了半月,但总会到的,兄弟再忍忍,不够的话,我把前年的借你。”持矛的士兵松了松有些僵硬的脚。

    城楼边传来铁甲摩擦的声响,声音很急,却没有听到喊声,应该与军情无关。

    受冻的士兵喜笑颜开:“是管理粮草衣物的弟兄。”

    他一定带好消息来了!

    果然,他是来告知所有将士,今年的冬衣和棉袜将会准时发放。

    “不但准时,今年的棉衣会比往年的暖和,你看我特地穿来给你们摸摸!”

    有人说道:“看着没有很厚,跟我身上的这件没多大差别。”

    传消息的士兵笑笑,“你那件跑棉吗?”

    其他人哄笑:“咱们穿过的,有哪件是不跑棉的?”

    “我身上这件就不!”他掀开铁甲,拉起一个角让其他人摸,“里面一针一线缝得很紧密,摸着就感觉踏实,就像咱们在家里穿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似这等手艺,怎么还能让咱们按时穿上?兄弟你别是来哄我们的,这八成是你家老娘给做的吧?”

    “我老娘的手艺没这么好,这是用李将军出资购得的上等棉做的,西北各县的女人们也贡献了她们的手艺,所以才感觉和在家中穿的棉衣一样,看着不厚重,穿上了却很暖和!”

    “又是李将军出资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说十几年前,李将军叱咤西北时,每年都将先皇给她的赏赐变换成钱财,给军中所有将士添衣加餐,这才有了次次的大捷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只在当地人口中听说过这些传闻,如今却得以亲身经历,无不引以为傲。

    “这十几年李将军都待在夫家,如何能换来这么多财物,总不是朝廷拨给的吧?”

    “咱们不清楚,就别在这儿瞎猜了,有暖和的衣裳穿,之后的每一仗,大家都精精神神地打,才不辜负将军的厚意!”

    众人应是,继续精神抖擞地站岗。

    ·

    “公主,古仁已将米脂城外作祟的敌人悉数歼灭,解除了一方忧患,咱们往后就可以专心对付城外的鞑子了。”

    宝贞搓了把雪,滚成一个圆,往枯黄的草地上扔去,雪团“砰”地在土丘上摔开,碎成一滩碎末。

    “敌人歼灭了,古仁却还留在米脂城,说明还会有另一拨人马去围攻。”她回头对江澄道:“古仁跟我的时间不长,但我还算清楚他的为人与行事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江澄问:“古仁曾经追随阮大将军,难道大将军就不曾与公主探讨一二?”

    宝贞说道:“他的人,他的事,除了家人与家事,我从不过问一二。如果你夫人告诉你,她娘家的小舅子是个做生意的好手,想通过侯府的关系,在京城最繁华的地段开一间铺子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清楚夫人的秉性,只要是她看中的人,定然有可取之处,所以我会请家中的父亲和弟弟妹妹帮忙,给那人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宝贞笑道:“此事若换作是我夫君求我,我不会这么做。第一,我夫君为人孝顺、仗义,但不代表他的家人也会如此,所以我会看,如果看不到,就让亲信去查。

    第二,我不会麻烦我的娘家人。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我是皇家人,如若我是从侯府出嫁的小姐,夫家亲人有求于我,能帮得上忙的我尽力而为,帮不上的绝不会劳烦家人。因为你不知道,你将要帮助的人会在将来给你带来什么样的麻烦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第三点,我虽然了解我的夫君,也很爱他,但不会事事都以他为先。”

    江澄问:“那这样,大将军不会与公主心存芥蒂吗?”

    如果他这样与自己夫人相处,恐怕第二天一早,妻子就怄气带着儿女启程回京城了。

    宝贞道:“你把前因后果、利害关系耐心说与对方听,但凡通晓事理的人都会懂得选择,那芥蒂又从何说起?”

    “末将还有一问,公主面对大将军以及他身边的人都能保持清醒,为何会在大将军逝世后,如此信任古仁,甚至将三小姐的性命托付?”

    “因为用人不疑疑人不用。”

    江澄颔首,恭敬道:“虽然是兵书上最普通不过的话,江澄到今日才真正明白,往后还望公主在战场上多多提点江澄。”

    支持(完本神站)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!找不到书请留言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