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世宦 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:你有甚资格

作者:也耳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完本神站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:m.wanbentxt.com

    世宦破茧第四百三十四章:你有甚资格面片大小的雪不断地往大地上砸,青海卫城楼门口已经陆续出去了两拨小队,这意味一个时辰过去,仍未找到秦璨和他带走的下属。

    阮妙菱跟随宝贞公主几次走上城楼观望,却每次只能看见漫天大雪,小队行出一段距离后,也融入了眼前的白色世界。

    即使是这样恶劣的天气,城楼上的情形还是被实时地传达到了城外山上的一位年轻人耳中。

    这位年轻人叫巴木巴尔,脸廓生长了一圈很薄的卷胡子,显得他比较老成稳重,实际上他才二十七岁,但在部落中已经是一位备受称赞的勇士。

    他的手下顶了一头雪奔来禀报大宋国的斥候又出来了一队,问他可否伏击。

    斥候并非出自他们部落的词汇,这个听起来十分厉害的兵种,其实和跪在巴木巴尔跟前的手下一样,他们主要的职责是侦察敌情,以便统帅及时下达命令。

    “他们发现了我们的行踪?”虽然斥候是不起眼的角色,但巴木巴尔却没有一点松懈的表现,或许因为这一批斥候的统帅是李宝贞,才让他如此费神。

    手下道:“暂时不明,我们的人已经去打探了。”

    巴木巴尔的眼神逐渐犀利,凶狠和愤恨交替在他的胸口叫嚣,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冲破唇齿,于这片白茫茫的大地上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这次行动,他并未经过部落首领首肯。

    那位年过半百的首领早已不像部落人们记忆中指点江山的英伟人物,荒淫、胆怯、目光短浅已成为他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巴木巴尔决定做点实际的事情,来唤醒这位被安逸灌醉的大人物,以恢复他们祖先统治天下时的领土。

    风雪在他的脸上无情地刮了两刻钟后,负责通信的手下回来了。这一次,通信兵带来了巴木巴尔想要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宋军的小将军在山中与他们失去了联系,所以他们的大将军接连派出几组兵士上山寻人。”

    “天助我!”巴木巴尔心道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汉人的文化,所以在说他们的汉话时都把之乎者也这些多余的词省去,不仅听着很有气势,也比较简练省时。

    手下问道:“我们去攻打斥候吗?”

    巴木巴尔摇头,为了几十个斥候搭送他的精锐部队,这笔账怎么算都不划算。

    大风大雪的天不适合行军,更不适合进入一片他们不熟悉的山林,巴木巴尔虽是草原的儿女,却听部落中的老勇士提过这里的农户会在山上布满陷阱,稍不小心就枉送性命。

    不过,他方才想出了一个更好的办法,前提是他愿意牺牲一位手下。

    巴木巴尔的目光慢慢转向仍跪在跟前的通信兵。

    “哈布尔,怕死吗?”

    “不怕,草原的汉子无惧任何危险,我愿遵从勇士的一切指令!”通信兵哈布尔抱拳,用最豪迈、热血沸腾的吼声传达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如此优秀又英勇的手下自然赢得了巴木巴尔的盛赞,“回到部落,我会在首领面前为你请功,封你为勇士,恩及你的家人,他们就可以脱去奴隶的帽子。”

    哈布尔再三道谢,并请巴木巴尔下达命令。

    ·

    城楼上的士兵擦擦眼,以为看错了,再仔细看了一次,这才确认一个鞑子正缓缓穿过风雪,靠近城门口。

    “速报大将军,敌军出现在我军前方!”

    传信的兵卒与上城楼的江澄擦肩而过,江澄阔步踏上最后一阶,临近的士兵立刻喊住他,“江参将,发现一敌军正逐渐靠近我方城墙,弓箭手已准备就绪,是否放箭?”

    江澄攀在墙边定睛细看,果见一个异服男子在风雪中步行,那名男子走了几步,就止步了,抬头怔怔看着他。

    哈布尔用不标准的汉话喊道:“你们的秦小将军在我们将军手中,请尽快开城门放我进城谈判,否则他将身首异处!”

    “我去!”江澄一圈砸在城墙口上,指关节顿时惨白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放出去的雪兵怎么都找不到秦璨的下落,三组小队也数次铩羽而归,敢情是这帮孙子从中作祟!

    江澄气了一息,细忖又觉奇怪,实在太巧合了。

    “江澄,城楼外是何人?”宝贞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江澄回头,发现阮三小姐也跟了来,虽然她作为副监军有权在这儿,但他还是不希望敌军知道她这么一位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绑架主帅的家人,牵制整场战役的情形,在史册之上所用笔墨颇多。

    哈布尔看见城楼上多了一人,敏锐地猜到此人定是巴木巴尔所指的宋军主帅,宋国的宝贞公主。“李将军,请开城门让我进去与你谈判!”

    宝贞双臂叠在城楼口,高声道:“你有什么资格?”

    “我的资格就是你们的秦小将军,他此时就在我们手中,你若不同意与我商谈,他便无命活过今天。”

    江澄低声道:“我们怎么都找不到秦璨,或许他真的落到鞑子手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诛心之计,你可不要上了敌人的放出来的钩子。”宝贞半提醒半安慰道,随即扭头挑衅地抖了抖眉,语气随意地对哈布尔道:“小子,你还不够格与我谈判,叫你们最大的官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长官说你不够格与他见面!”哈布尔借她的话反击。

    宝贞呸了一口,怒道:“我管你他娘的,要谈判至少双方都要拿出点诚意,本将军纡尊降贵站在这里已经够给你们面子了,谁知你们不给我面子。谈判?不仅没门,连地缝都没给你们留一条!滚……”

    哈布尔从未见过那个女人如李宝贞这般粗鲁,一时间怔愣如木鸡,想不出一句话来反驳。

    宝贞身边的阮妙菱受到的惊吓不比哈布尔少,这还是她一直以来见到的娘亲吗?

    阮家人包括老太太在内虽然少有人待见娘亲,可也没听过谁说过她一句半句粗鲁无礼、言行不端的话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少听这些话啊。”宝贞后知后觉捂上阮妙菱的两只耳朵,自己一时激动,忘了闺女还在场。

    阮妙菱指了指戴在头上的护耳,有些欲盖弥彰地道:“娘,有它,我听不见。”说完,脸颊上飞出两朵红云。

    城楼上其他士兵却习以为常,如果李将军不吼这一嗓子,他们才觉得不符常规。

    支持(完本神站)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!找不到书请留言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