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第一序列 正文 480、老板(1/2)

作者:会说话的肘子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完本神站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:m.wanbentxt.com

    .,

    自打完成暗杀张曾然的任务之后,任小粟连续两天都没出自己的院子,甚至还在院子里种下了五颗土豆射手,以防有人过来偷袭。

    但让任小粟意外的是,自己捉了千纸鹤之后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,对方依旧给自己的不记名账户里打了钱,其他的任务也依然在有条不紊的发布,没有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任小粟忽然有点心疼起五枚感谢币来了,他甚至都想去集镇上摆摊卖土豆去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任小粟现在绝对是到哪都能过的很好,也不需要怎么种地,往自家院子里种几颗土豆射手,又防贼,还能每天卖卖土豆,吃喝不愁……

    也是因为有土豆射手的存在,他才能每天安稳的睡觉,别看土豆射手弱,但超凡者一不留神也能给打的龇牙咧嘴,普通人就更不用说了,最起码也是个骨折。

    任小粟在院子里拆开了第二只千纸鹤,结果里面什么也没写,这让他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这个操控千纸鹤的超凡者,恐怕也不在乎丢那么一两只吧。

    他一边拆,还一边留意这玩意是怎么叠起来的,毕竟他还想看看这千纸鹤重新叠起来,会不会重新活蹦乱跳起来。

    等他觉得自己看懂了之后,就遇到了一个手工工艺从业者普遍面临的问题……

    眼睛:好的,我看懂了。

    脑子:不,你没有。

    任小粟跑到酒馆里,说书先生正泰然的坐在椅子上,给食客们讲庆缜围剿实验体的事情,也不知道这消息是哪来的,说庆氏在南方已经把实验体赶出了壁垒,原本李氏壁垒的居民都说庆缜是好人,似乎直接忘记了庆缜才是这场西南战争里的最大赢家。

    只不过实验体仍然存在隐患,因为它们躲进山里之后,没人知道它们转移去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小鹿姑娘坐在任小粟平常坐着的位置,她看见任小粟便开心的招手:“怎么两天没来?”

    “在家里睡睡懒觉,”任小粟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奥,”小鹿也没多问,小脑袋后面的麻花辫上还扎着一根新红绳:“阿爷今天讲刚刚听来的新故事,西南那边也有不少逃难的,不过这些逃难的比宗氏难民惨多了,他们逃难的路不好走,很多人都死在山里野兽口中了,据说有人还遭遇了实验体,只有极少数人活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实验体这个久违的名字,任小粟想起当初在境山里,对方给自己带来的威胁感,他觉得庆缜起码这件事情没有做错。

    不管战争如何,首先还是要解决这种根本不讲道理的异生物。

    这时候任小粟问道:“小鹿,你会叠千纸鹤吗?”

    小鹿的小脸一红:“哪有主动找女孩子要千纸鹤的,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小鹿甩着辫子就往酒馆后院跑去了。

    任小粟:“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说书先生听到他俩的对话,气就不打一处来,怎么还当着他的面勾搭自己孙女呢?!

    任小粟无奈了半天,凭良心说,他真是想学怎么叠千纸鹤啊,不是说小姑娘都会吗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感觉这操控千纸鹤的超凡者还挺少女心呢……

    不过任小粟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得出去避避风头了,缴了那么多的手机,对方就算再傻,估摸着也猜到61号壁垒这边的d级杀手可能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而且自己连续抓了人家两只千纸鹤,可不是得躲躲么,不然让人找上门来一顿围攻,那上哪说理去。

    任小粟跟说书先生告了个别,老爷子一听他要走,还挺开心的。

    结果任小粟下一句就说,他过一段还会回来,老爷子立马就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毕竟61号壁垒,就是西北连通中原的第一壁垒了。

    任小粟回家换了一身平时没穿过的衣服,径直的低头朝集镇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只是快要走出集镇的时候,他忽然看到迎面走来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女孩,穿着干净利落的作战服,任小粟下意识的就想要喊杨小槿的名字,心中激动极了。

    可他马上发现不对劲了,对方不是女孩,是女人,从身材到样貌来看,对方都是比杨小槿要大七八岁的成熟女性,二十七八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且,平日里杨小槿是穿运动服的,很少穿军队里的作战服,杨小槿平日里带的鸭舌帽颜色虽不鲜艳,但也不暗淡,而这个女人带的鸭舌帽,则干脆是黑色的。

    让任小粟有些疑惑的是,他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奇怪的熟悉感,也许是因为对方身上的某些气质和杨小槿有些重合吧。

    但仔细观察还是发现有所不同,这女人的骨子里的气质,远要比杨小槿更加理性与冷淡。

    那似乎是在看过世间丑陋模样之后的沧桑感。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