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大医凌然 正文 第543章 权威

作者:志鸟村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【完本神站】提醒书友谨记:本站网址: www.wanbentxt.com 一秒记住、永不丢失!

    救护车驶入云医急诊科的专用通道,刚停稳,就见一名彪形大汉掀开了尾门,如狼似虎的抢下了病人,并接替凌然,开始续做胸外按压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穿着白大褂,病人家属都要举起氧气瓶了。

    凌然也累的够呛,跳下车,口中再道:“两次除颤,两针肾上腺素。已开放气道,有腹部膨胀,送心内科介入。”

    跟车而来的急救员也连忙做报告。

    吕文斌听明白了,再喊一声换人,就见娇小的余媛,敏捷的跳上了行车,开始接替吕文斌做胸外按压。

    吕文斌则推着车,飞快的离开。

    凌然又跟着叮嘱了两句,才停下脚步。吕文斌等人做心肺复苏已经非常熟练了,并不用他多做指导。

    随后而来的病人家属惊魂未定,再次感谢着凌然,又道:“云医的医生,长的比我们监狱的犯人还魁梧。”

    凌然不由看向对方。

    这是个30多岁的矮粗男人,给人一种蓝领工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司法局的,在第一监狱工作,就你们说的狱警。”病人家属自我介绍着,道:“我叫金丰,犯病的是我弟,金获。”

    凌然点点头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一直想找个机会说话的急救员眼看着该走了,趁着空挡,忙道:“狱警好像挺容易得心脏病的,监狱工作挺麻烦吧。”

    金丰郑重点头:“确实是。我们前半年进来一个湖1南厨子,菜做的爽,又辣又油,半年就把人给吃的不行了。我弟去年检查还就是脂肪肝,现在直接就这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急救员愣了愣神:“我以为是在监狱里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做狱警的,又不是做爹的,气什么呀。”金丰一边说,脸色一边就沉了下来:“我弟这次要是不行了,我回去非得给他做次爹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院前急救比较及时,还是有希望的。”凌然简单的劝慰了两句,就回了急诊室。

    晚餐后的急诊中心里,只有值班的周医生是主治,剩下的全是一群住院医,偏偏晚餐后的急诊病人偏多,以至于所有人都忙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凌然到了急诊室,随便牵了一只规培医,就可以逮着人做缝合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的休闲方式之一了。

    做一些简单轻松的缝合,解决病痛,甚至还可以按照病人的要求来定制疤痕。

    周医生看到凌然来了,更是开心的浑身抖动。

    “凌然你不是下班了?怎么又跑回来了。”周医生背着手,走到凌然跟前,站到病人的一侧,一副我在工作的模样。

    凌然正在给一名跑酷失误的年轻人做清创,口中道:“娟子姐减肥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周医生没跟上节奏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。”凌然道。

    “哪样?”

    “这种时候,我一般都会避避风头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周医生知道问不出来结果来了,当然,他也是懒得问下去。

    正在被清创的年轻人却是惊恐万状的盯着两人,好半天,轻声道:“大夫,我印象里,我好像撞到脑袋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,现在什么感觉?”凌然清创前就给病人做了头部的体格检查,不过,脑袋的毛病最是复杂,像是脑震荡之类的症状,基本只能依靠主诉了。

    年轻人刚才整条胳膊被消毒的时候,都没有喊一声疼,此时却是声音颤抖起来:“我听你们讲话,好像会漏字,我是不是失聪了?还是把脑袋给撞坏了?我看美剧好像有这种……”

    凌然不由沉思起来:“听人说话漏字?能听到别的声音,但是漏字的话,那肯定不是失聪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医生嘴角抽动了两下,像是想起什么似的,只是强行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周医生?”凌然正对着周医生。

    周医生咳咳两声,道:“我刚才想,我要是故意再说个断句,我是不是能把他给玩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凌然和病人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开个玩笑。”周医生笑了,再对病人道:“我们刚才是说了点内部笑话,不是你的问题,你的听力和理解能力应该都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听明白,你说的问题正常,内部听力是什么意思?”年轻人说着话,表情都变的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这次轮到周医生愣住了,不由小心翼翼的问:“我刚才说的话,你没听懂吗?”

    “哦,听懂了,我就是开个玩笑。”年轻人面带微笑:“你们要不是拿着刀,我能把你们给玩坏了。”

    周医生松了一口气,接着就被气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把包扎好的年轻人给送走了,周医生才失笑摇头:“现在的年轻人,真是胆子大,都敢玩医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凌然反问。

    “啊?”周医生再次惊讶的看向凌然。

    就见凌然露出一个符合社会期待的笑容。

    周医生不由的呆住了。

    凌然这时对旁边的护士道:“麻烦请下一位进来。”

    周医生不由的陷入了自我怀疑当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凌医生,凌医生。”金丰从电梯处小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金先生。你哥哥怎么样了?”凌然正考虑着要打电话问问吕文斌情况。

    “医生说送来的及时,好像能缓过来。”金丰摇摇头,道:“我家里人都过来了,我听说,那个……凌医生,他们都说您是心肺复苏方面的权威?”

    金丰说的很不确定,实在是凌然太年轻了,看着跟监狱里刚出道的犯人的年纪差不多,论及权威——就算是贼王,也得是四十岁往上才算数吧。抢劫的或许可以年轻些,毕竟年纪大的不退役也该被枪毙了……

    金丰使劲摇摇头,再看着凌然,道:“凌医生,他们都说心肺复苏以后,有好多的后遗症,您能不能帮忙给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凌然一个磕绊都没打的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算是金丰不说,他也是要过去看看的。

    完美级的心肺复苏,意味着预后控制也是完美级的,由凌然来制定方案,确实能减少并发症,减弱后遗症。

    这与院长小舅子的儿子不一样。

    凌然能够控制的只有心肺复苏的预后,而非车祸后的各种手术预后。

    金丰见凌然答应下来,连声道:“多谢多谢。今天来的太急了,赶明儿我带点犯人做的蒜,可好吃了……”

    【完本神站】提示:喜欢此书可以分享本书网址给你朋友,求书留言可以求自己想看的书籍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