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大医凌然 正文 第637章 对话(修)

作者:志鸟村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完本神站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:m.wanbentxt.com

    杜院士神色难明的望着楼下的手术室,外表看似平常。

    祝同益院士不止一次担心的看向杜院士,但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老实说,手术室里的场景,要说刺激是有的,但要说恐怖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首先,手术室里的医生和护士的脸色是平静的,眼神是郑重的,给人是以一种正在做重要工作,而非剖人的正常感。

    其次,手术台上失去了“人形”的病人,也减弱那可能的视觉冲击。自参观室看下去,几条绿色的铺巾,将患者从上到下的盖了起来,中间还横着多台的机器和操作台,不去仔细回想的话,并不能还原出人的状态。

    就是暴露出来的小方块,也被也被无影灯照的纤毫毕现,加上医生们始终追求着无血化,以至于大家看到的各种人体组织,不仅不会令人恶心,反而会感觉平常。

    医院里,到处散发着常人无法理解的平常感。

    “老杜,要看完吗?”祝同益看到凌然截断了肝门血流,就不想再看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是最容易失败的部分,也是最无聊的部分,他不希望杜院士为此而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杜院士却是笑笑,声音幽幽的道:“你别担心我,我其实是见过手术的,不止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,我以前还在地质队干过,小十年呢。”杜院士带着回忆,自己道:“那时候搞科考,爬山涉水是平常事,一个不小心,就有摔断了胳膊腿的。我还遇到过喝了生水,弄出阑尾炎的,吊着命到小县城里,那县城小的跟个镇子似的,再送到市里也来不及了,得几个小时的路,只能就地做手术……”

    杜院士说到此处,却是笑了一声,说:“医院里人手不够,我进去给帮的手。”

    祝同益听的汗颜:“你在地质队里,是40年前的事了吧。那时候的小县城的医院,水平是不太够。可能还没有一些厂矿医院的水平高。”

    “当地只有那么一个地方,几千人的县城,指望不了别的。”杜院士停顿了一下,又道:“那医院的医生,以前做手术的次数都屈指可数。找阑尾,找了半下午……”

    祝同益心下一颤。

    找阑尾,确实可以说是阑尾手术的难点和重点了,要是医学院里把这个作为考试项的话,刚毕业的学生有七成是毕业不了的。

    经验不足的医生,顺利的时候,会很轻易的找到阑尾,但是,找不到的时候就是会找不到。不用说县城里的小医生,大医院里的年轻医生,找了一个小时的阑尾找不到,再找一个小时还是找不到,于是只能去求助于上级医生,并活该被屌的,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小县城的小医生和大医院的小医生,在初级阶段,可能并没有太大区别,因为环境的关系,小县城的小医生各方面的经验可能还要多一点。然而,双方的最大区别在于,大医院的小医生做手术,是有人兜底的,因此胆子会更大,容错率会更高。

    在大医院里,找不到阑尾的小医生可以去找上级医生帮忙,而在小县城里,他就只能蒙头去找了,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,三个小时……

    杜院士望着下方的手术室,继续道:“那时候的手术室条件可不像是现在这样,我就记得啊,地上丢的全是纱布什么的,后来纱布不够用了,我们还去取了点绷带之类的。到最后,刀口拉开到一个胳膊那么长,把肠子都给翻了一遍,才把阑尾给割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情况,和以前不一样了。”祝同益无言以对,让普通人跟着医生翻肠子,还是同事的肠子,那种感受,他是不愿意深想的。

    杜院士却是陷入了回忆中,转瞬笑笑:“希望是不一样啊,我们那小兄弟,最后可是没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祝同益咽了一口唾沫,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如果要解释的话,他其实有很多话可以解释的。医生的技术和经验是不同的,病人的状况是不同的,麻醉医生的水平肯定也不一样,就连现在用的药品和技术,都与以前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但是,行医四五十年以后,祝同益却不会给出这样轻飘飘的答案。医学的不完美,远不止此。杜院士当日遇到的问题,也许是可以解决的,可是,因病致死,因不致死病而致死的病人,依旧不在少数……

    “凌然是不同的。”祝同益不能解决系统性的问题,于是只针对杜院士,道:“老杜,你是做学术的人,我也不讲百分百的保证,但我可以告诉你,让凌然为你做手术,是生存率最高的方案。”

    “下了手术台,就躺在病床上,折腾一阵子再死,这样的生存率,可不算是生存。”老杜的语气淡淡的。

    “我赞同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敢保证不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搞地质的时候,敢保证一定有矿,能投产吗?”

    “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一样吗?”祝同益反问。

    老杜叹口气,盯着下面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祝同益不再逼迫,得病的是老杜,担风险的最终也是老杜,决定自然是得老杜自己来做。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手术室里的气氛却是不错。

    主刀做的顺利不顺利,其他人都是能看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换成别的主刀医生,此时估计就该大吹法螺或开黄腔聊天了,当然,因为有围观群众的关系,保持沉默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凌然虽然是始终保持沉默,但在熟悉他的医生和护士眼里,凌然的沉默也是分类型的,尤其是徐稳和张安民,都不用看凌然,就从他的操作中,都能猜度出一些端倪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感觉,就好像舔狗会从女神回复微信的频率速度中,察觉到女神的心情似的。徐稳和张安民对凌然的手术操作,也早都熟悉了。

    凌然的心情也的确不错。

    今天的手术,他花费了更少的虚拟人的时间,却做了更充沛的准备,也就意味着虚拟人的可用时间,实际上是被延长了。

    现如今,差不多15分钟左右的虚拟人,就可以帮凌然做一台近乎完美的高龄原发性肝癌手术,等于说15分钟时间,就能换一条10年以上的性命回来。

    15:5256000的兑换率,凌然看着就感觉舒服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,你们缝合吧。”凌然脱掉了手套,代表手术的主要部分已解决。

    这时候,久未出声的杜院士,按住了通话键,自二楼的参观室道:“凌医生,手术成功吗?”

    “手术成功。”凌然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这个病人还能活多久?”

    “这个病人的话,应该会超过10年吧。”

    “癌症不是有可能复发吗?”

    “以病人的年龄,更需要关注的是并发其他癌症,以及其他疾病,而非肝癌复发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问一答的速度极快,六院的王院长此时才来得及阻止,笑道:“杜院士,对讲系统不是这样用的。”

    杜院士哼哼两声,站开了两步。

    在场的医生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平时观摩手术的哪里这样的场景啊,思维正常的都不会问做手术的医生类似的问题,当然,思维正常的医生,也不会回答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所谓老鸦遇黑猪,上下皆黑脸。

    不过,众人的注意力又不可抑制的被更重要的回答给分散了:

    “10年生存期?不可能吧。”

    “5年生存率都是未知数的,这样的话不能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确实是原发性肝癌的话,也有数据显示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武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真有自信。”

    杜院士没有再听医生们的小声嘀咕,转头看看祝同益,吁了口气,道:“老祝,介绍我见见凌然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祝同益一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参观室内的医生们互相看看,声音都不自觉的低了下来。

    孟杉也是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,用手术说服难缠的病人,从而自愿进行治疗——在离开公立医院之前,这就是他最期待的故事了。

    支持(完本神站)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!找不到书请留言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