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大医凌然 正文 第700章 人到中年不能死(求月票)

作者:志鸟村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完本神站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:m.wanbentxt.com

    .,

    呜呜……

    随着医疗船“云华893”的靠岸,云华港内,不停的有汽笛声响起。大大小小的船舶,不断的有人站出来眺望,并行注目礼。

    漫长的码头区,平日里都是稀疏的人群与众多的设备,今天却是涌来了大量的人员。还有几个不知是何单位的人员,排成了队列,聚集成团。

    几艘行驶中的大船,还挂起了红旗,甚至有人摇动挥舞。

    不知哪个部门,还在岸边燃放了真的鞭炮,炮声震天,绝对违规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笑呵呵的,包括天底下最难露笑的领导和记者们,也都笑面如菊。

    一些普通工作人员拿出了手机,远远的拍摄着“云华893”的身姿,最近几天的新闻里,云华893的出境频率极高,还引来许多自媒体的科普,现在将其图片放入朋友圈的话,点赞数是不能少的。

    凌然和左慈典等人则是坐在船舱内,各自玩着手机,或互相的低声聊天。

    今天的露脸顺序是伤员、救援队成员、云华893的船员和医护人员,最后才是外援的医生们。

    包括老霍在内的医生们,都没有什么好抱怨的。虽然在船上做手术令人疲倦,但是,相比救援队和伤员们所经历的惊涛骇浪,在场的医生们觉得自己依旧是幸运的。

    没人真的愿意前出80海里,深入风暴区去救援的。

    只是职责所限。

    外面的仪式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,等到医生们走出甲板的时候,领导们早都离开了,只剩下几只小记者,拿着报社的单反机在练手法,顺便采访一番医生们。

    打头的霍从军,笑呵呵的说着套话,稍后的齐振海倒是精神一些,转过头来,以最好的状态面对镜头,却见所有的镜头都冲着凌然去了……

    “医院见。”凌然对眼前的场景熟悉的很,摆摆手,走两步,就坐上了云医派来的车。

    霍从军看看镜头所在的单位名称,也就没有再拦着凌然了。

    尽管没有前出到现场,但所有医生也都累的够呛了,霍从军觉得凌然也应该是累的不行了,眼前也没有值钱的大媒体,还不如让凌然回去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几家媒体的记者稍微迟疑了一下,就只能目送汽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凌然也是回家,好好的睡了一觉。

    睡觉本身就是很幸福的事,不能因为精力药剂超多,就肆意的浪费了。

    若是有时间的话,凌然倒是挺乐意直接睡觉来养足精神的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参加了救援行动的医生们都得到了两天的假期,在医院里,这是极其难得的,不过,凌然还是早早的前往云医,准备查一轮房再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不止凌然,赵乐意和周医生也都在第一天放假的清晨,回到了医院来查房。

    前几日做过手术的病人,总归是要看一下才能放心的,在这一点上,周医生都是身体力行的,不过,他是先派住院医扫一遍,再自己扫一遍的模式,比其他医生又省了一些功夫。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放屁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下床走一走。”

    周医生用亲切的语调,说着熟悉的话,走了没几间病房,就完成了全部的工作。

    因为他这两天在船上,做的手术也比较少,自然也就没有足够多的查房对象了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转院来到云华医院的病人非常多,周医生看着凌然一间病房一间病房的走,不由的心生同情。

    周医生左右无视,就背着手,晃晃荡荡的跟上了凌然,等他跟一个病人说完话了,就在旁笑呵呵道:“凌然,你就是做事太认真了,太认真的人,会太累的,而且,你一次给自己弄这么多工作,工作效率也会降低吧。”

    “手术做下来,就是这么多病人了。”凌然对周医生的话没什么反应。身边跟随的马砚麟和余媛更是毫无表情。

    在凌治疗组里呆了一年多的时间,查房早都是最清闲的工作了。

    周医生从海上回来,却对生命有了更多的感悟,摇摇头,道:“不能这样的,病人多,不光你记不住病人,病人也都记不住你了。这一次,你其实可以让几个病人给基地他们,或者给省立也好啊。咱们做医生的,做一些手术,救一些人,也就行了,总不可能做了所有的手术,救下所有的人的。”

    凌然听着没吭声。

    他身边经常会有人来说各种道理,凌然对此从来都是不感冒的。

    他甚至都懒得反驳周医生,看着前面的病房到了,立即入内检查。

    周医生也背着手跟了上去,架势好似一尊教授似的,嘴里依旧说着话:“咱们是急诊科啊,急诊科!霍主任不可能要求咱们把专业科室的病人都给吃了吧。”

    病房内,左慈典也在做今天份的查房,见凌然也来了,立即上前,再低声道:“这位就是做了肝切除,并切了恶性肿瘤的患者。”

    转头,左慈典就对房间内的多名家属和患者介绍道:“我们凌医生来了。凌医生是我们治疗组的组长,也是负责主刀的医生,就是他在做创伤修复的过程中,发现了患者刘先生的早期肝癌状况……”

    “凌医生,凌医生……谢谢您。”患者的老母亲握住凌然的手,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凌医生,我……我……感谢您。”患者的老父亲原本还是严肃脸,看到老伴哭,竟也是忍不住的泪流满面,一个劲的感谢:“凌医生,您救了我儿子两条命,两条命……我们全家都谢谢您了……”

    年纪最大的两名老人哭了出来,房内患者的妻子亦是忍不住抽泣,房间内顿时也是哭声一片。

    尤其是患者的女儿,看着妈妈哭了,立即用超大的声音哭了出来,虽然只是个半人高的孩子,声音却占了七成。

    左慈典无奈的向凌然和周医生耸耸肩,又面带同情的道:“老年丧子,中年丧夫,幼年失怙……一个人死了简单,周围人可能要悲痛一生的。中年人,最不能死。”

    跟在凌然身后的余媛和马砚麟心有所感,也都默默不语。

    支持(完本神站)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!找不到书请留言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